2019312日~25

【破迷顯智—瑪哈嘎拉金剛舞暨彩沙壇城大法會】

《參與瑪哈嘎拉法會之正確觀念略說 完結篇》

在瑜珈士(或說是與本初心相應者)的證量中,所謂的輪迴、涅槃、六道眾生、諸佛菩薩都是原本即未曾存在過的,境相不僅僅只是如夢如幻而已,當瑜珈士完全契入明覺,生起最高最究竟的證量之後,了悟一切本即未曾存在,完全沒有所謂這是輪迴,那是涅槃;這是已解脫的,那是未解脫的;這是有形體,那是無形體;這是清淨的天尊,那是不淨的鬼魔等等二元對立的執著,因為徹底安住於赤裸裸明覺的密意之故,那些在世間的鬼神一類已經顯得極為微不足道了。

以這樣的見解,對於所有出現的惡緣、災厄、障礙等等,想要徹底將其消滅已是輕而易舉,不然的話,就是要執為真實地以實體去硬碰硬了。

有關於魔類,一旦認定成是實體,力量將會十分強大,既然對方那麼強大,那麼做為要對治的己方天尊,勢必也要更強大,雙方如果要一直以實體較量,在實體上的爭鬥將沒完沒了,永遠沒有真正勝利。然而確實證悟空性,了悟一切本即不存在的瑜珈士,卻能在契入悟境的同時予以威懾而壓制。

修持、供讚瑪哈嘎拉是為了證悟不二平等性智。

在那之前,要先明白是要消滅二元對立(簡稱二執),因此,絕不是清淨的本智天尊就是優越的,不淨的世間鬼神,例如閻羅、羅剎就是恐怖、低級的;未迷亂的本智界是深奧、珍貴的,迷亂的三界、六道是污穢、低劣的,將所有的二執都滅除,因為原本就沒有解脫與迷亂的差異。

 

本智怙主的身、語、意壇城,以這樣通達的心態-滅除、修持、觀想來行持,是為了解開心中執取的迷亂,絕不是藉著觀修這些護法神來加重心中的迷亂,這是所有人必須理解的。

大多數的人可能以為護法神就是一般神明,祂們的責任就是要接受祭祀幫忙做事,對於惡人就是會懲罰、殺戮、搶奪,對於獻供者就會當助伴,多數人都是以世間鬼神的認知來看待護法神。實際上,本智怙主的修持法會並非僅是如此,主要是以消滅二執為主的妄念,這是必須要牢記在心的。

就像《心經》,既是為了破除執實也是為了破除執空,是為了消除內心的二執迷亂而說,修持本智怙主也有著異曲同工之用。《心經》不但破除執實,也會破除對空性的執著,總之,內心被什麼所束縛,就必須從中來解脫一樣;本智怙主的修持也同樣對於鬼與神,清淨與不清淨,自方與他方等等,所有輪迴的迷亂相,心的二執妄念完全徹底讓其消滅,與《心經》是相同的。

比方說,若要轉毒為藥,首先就要通達毒性,明白毒的本質即是藥之後,再來調製,但多數人都認定毒是惡劣必須捨棄,然而,智者卻知曉毒才是上等良藥,明瞭如何就毒製藥;同樣地,本智怙主的修持也是如此,利用二執,徹底觀察,對於世間鬼神無須消滅,而是通達原本即是清淨本智的嬉戲而已。

本智怙主的修持法會,重點不在於鬼神、護法神,但是與其有關的的觀修,全皆可以歸納在道位本智上,基位的本有實相當然不會真的跑出來,但以此道位本智的證悟,可令基位實相現前,因此,除了是以未迷亂的本智來壓制迷亂分之外,絕不是也不會挑起鬼神大戰。

如果問說瑪哈嘎拉是怎麼出生的,按照《本智怙主續》所言,這個世間威勢最強大者是大自在天,祂有八個兒子,瑪哈嘎拉是最小的兒子,被其父做為接受釋迦牟尼佛灌頂的供養而獻出,在佛前發下菩提心,立下大誓願守護佛教,佛陀舉行「勝樂金剛灌頂」時,賜予黑鴉名號且說是為戰勝魔軍大法部並敕封為守護所有佛教者。

然而,這指的僅僅是這一世的示現,實際上瑪哈嘎拉並不是只有在釋迦牟尼佛的法運中戍守佛法而已,祂是守護過去、現在、未來所有諸佛法教的十地大菩薩,護法主尊,如同偈頌所云:「守護三世諸佛之,教法且居於教敕,執持誓言大黑天,偕同眷屬頂禮讚。」再如,兇惡母(也餒瑪)護法神的讚頌文當中也提到,也餒瑪在此劫中做為釋迦牟尼佛的護法神,實際上由初佛拘留孫佛開始,一直守護著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的教法直到現在,像是具德天女也是有著守護的歷史。

在這個世界中,此生成為護法神的,有著吉祥長壽女、扎增大神、驟現尊、獅面護剎(形炯)等等,都是在釋迦牟尼佛的法運中,有的是在印度成為護法神的,有的是在外地,有的則是在藏域被蓮花生大士所敕封。

如果問這些鬼神難道都不是世間傲慢神明,不是凡俗的無形部多一類嗎?絕對不是。因為以上所提到的,沒有任何一尊是未曾發下殊勝的菩提心,正是因為皆是已發下殊勝菩提心者,所以才會成為我們傳承裡的護法神,我們也因此才會去依止、供讚。

在身壇城當中的所有護法神,既是三根本當中的事業之根本,也都隸屬於三寶當中的僧伽,絕對堪能做為讓眾生累積資糧的福田,本身都是皈依三寶且發下殊勝菩提心者,沒有任何一尊護法神是例外。正是因為如此,我們的傳承當中的主尊或眷屬護法神,或無論是什麼樣的身份,都是已經證得勝義菩提心的登地菩薩,所以對眾生不但完全沒有傷害之想,所作所為也唯有如慈母疼愛獨子之心,再無其他。

第四世多康巴一生的弘法事業中,行腳朝聖佔了很大的部分,當然釋迦牟尼佛與傳承諸位祖師的各大聖地遍佈印度、尼泊爾與康藏各地,古代的交通也沒當今的便利,朝遍聖地的過程當然是辛苦備嘗。

有一次,法王又帶領一些僧人隨行朝聖,到了拉薩時,其中一位因為年紀已大又突然身體不適,所以被法王安置在大樂法輪林養病(那是確袞仁波切與勇增仁波切的寺院),這位喇嘛雖想服侍上師,但是身體確實已經不堪長途跋涉,為了不拖累眾人耽誤行程,也只好留下來,等待法王回程時,再一起回康巴噶寺。

不料原本預期與法王一起回寺的老喇嘛,在等待的過程中,病情不斷加重,幾乎已到無法離床的地步,他也感覺到自己已然時日不多了…,於是,他對著自己每日供讚的護法神具德天女祈求說:「具德天女啊!請讓我活著見到我的上師吧,就算我活不久了,還是請讓我見我的上師一面再死吧!」老喇嘛每天殷勤懇切地祈求著。

不過因為壽命已到盡頭,終究還是沒等到法王回來就離開人世了。然而,護法神並沒有袖手旁觀,具德天女沒有讓僧人的神識在中陰飄盪,而是領著僧人的神識來到法王座前,圓滿了他生前的心願,後來,法王以破瓦法將僧人度到淨土去了。以上這段事實詳細記載於第四世多康巴的自傳裡。

所以,由此可知,能與如此殊勝的福田結下良善法緣,直至成佛前,我們已可放心安穩地往著菩提大道前行。

全文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