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12日~25日 新北市泰山綜合體育館

【破迷顯智—瑪哈嘎拉金剛舞暨彩沙壇城大法會】

《參與瑪哈嘎拉法會之正確觀念略說 五之四》

所有眾生心的體性與佛的聖意是一樣的,以佛的聖意來說,體性為空,自性為明,佛就是在明亮的廣大界中執持自地而證得正覺,一切眾生心的體性也同樣是空,自性也同樣是明亮,然而卻將境相執為真實,將二執認定為真實,以致沒能執持明亮覺性的自地,障蔽明覺讓自己就像國王變成乞丐一樣而飄盪淪落。

「體性為空,自性為明」的意思大致如下:體性也就是本質或說質地,心的本質為空,因為沒有辦法說心是由什麼與哪兒而生出,既然心從來就不曾出生過,當然就無處可住,就像是從來不在世間上存在的人,要去哪兒找他呢?既然從來就沒有出生過,何來的消失與死亡?因此這個心是無法也無處可尋的。也因為沒有生,就不會滅亡,過程中也不會有住在哪兒的疑惑,完全無可緣取,無所針對,所以說體性為空。

然而,此心雖然空朗朗,卻不是像天空那樣一無所有的頑空或毫無作用的斷滅空,此空中的自性或說自有的本色恆常顯現出明亮,就說是自性為明。

★確實認識明分是修持的關鍵!顯現出明亮的明分本來即與空分無二無別,然而因為不認識此明分而產生迷亂,不知所看到的萬象,其實乃是由己所生,導致無明而執著明分所顯現的外境為實。

或說,對於法界明分之力用不知認持,生起境相的執著迷亂,不識明分的本來面目則成為眾生;能由此中認持自我本來面目,就成為佛-佛與眾生是如此的源自於同一法界。

當我們修持時,是怎麼修持的呢?一位瑜珈士執持明覺自地而契入悟境時,理解到所謂遍滿虛空的六道眾生亦非真實存在,原本即是清淨,從未曾有過體性的迷亂,本淨的密意藉著本智怙主的法會而強力成就時,了悟到所謂的一切天龍八部鬼神、六道眾生,在本質上即不成立,也就是完全證悟到與主尊同樣本即是體性為空,自性為明,因此再無自他二相之迷,以證量威懾由二相所顯現的鬼神,令其聽命不再猖狂,確實具足主尊的無上密意,擁有威權勢力,不再被鬼神境相迷惑,就好比像是國王號令僕從,而不是國王失去權勢反被僕從操弄,這就是所謂的成就本智怙主了。

比方說,在心經裡面提到五蘊時,提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時,並不是單指這片大地的色相,而是針對盡虛空際的所有色相;同樣地,依序講到「受」時,也是針對盡虛空際的所有眾生的一切感受而說。

不過,講到空性時,僅只是就空性的部分而說,並不會提到明分,明分是在密乘裡特別強調而說的,明分、空樂這些都是在密乘裡說的。

「樂」、「明」這些都是在密乘裡所說的,所謂的「自性明」、「自性顯相」,在顯相中,不淨相就出現了六道輪迴相;在清淨相中,並不需要先否定、摧毀不淨的六道輪迴相,也不是像打掃一樣用掃帚去掃乾淨,顯相要怎麼顯現就任由其顯現,只要威懾那些顯相,無論盡虛空際的鬼神乃至於一切有情的顯相是怎麼樣,瑜珈士都能以證量將其壓制,不會反被威懾,而是以本智怙主壇城之風采予以壓制,轉化為壇城主尊-也就是佛之聖意,密咒的終極目標就是利益有情眾生,為了讓自己能夠確實具備如此的證量,利益盡虛空際的一切有情眾生,所以要來修持本智怙主。

修持本智怙主時,觀誦儀軌分為上下兩部,在上部裡,讓自己擁有主尊那樣的證量;到了下部時,對於未能證悟而迷亂的眾生加以救度,滅除迷亂眾生是為了利他而實施的行為,在下部儀軌裡面所行的救度、誅殺、埋壓等等,都是利他之行。

在這樣的利他之行中,是在寂靜相無計可施後,才顯現出忿怒相。顯現寂靜尊的姿態時,無法降伏惡毒鬼、魔、羅剎,但以忿怒尊的形相即可降伏。比方說,當觀世音的寂靜相無法調伏對方時,就會自然顯現忿怒的馬頭明王相,忿怒不是起瞋心,乃是利他的悲心力量更加熾盛增長,就像是車子在平常的道路上行駛,只需一般的動力即可,但是爬在陡峭的山坡時,則需以四輪傳動來加強馬力的道理是相同的。

當悲心的力量升級加強時,就會現出忿怒天尊身相,因為寂靜尊無法壓制障礙、惡毒鬼魔眾生,然而遍滿虛空的所有惡毒眾生,無論是怎麼樣頑強的鬼魔、羅剎等惡毒眾生,以忿怒天尊的悲心、大能、大力絕對可以完全壓制、調伏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