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瑪哈嘎拉法會之正確觀念略說之二》

有關於瑪哈嘎拉的壇城又可以區分為大樂壇城、意壇城、語壇城、身壇城等差異:身壇城當中有著世間所屬的神明形相;語壇城有著由我們自身的氣、脈、明點所外顯的諸聖地與諸聖境,包含密續裡所說與我們自身相關的空行與地行,剎土與近剎土,聖地與近剎土,在那諸處的所有勇父、空行眾;至於意壇城,則是有著與寧瑪巴的八大嘿汝嘎相似的八大怙主,像是身怙主、語怙主、意怙主、功德怙主、事業怙主、猛咒詛詈怙主、差遣怙主、世間傲慢怙主。

現在世界上的聖地大多數是斷壁殘垣,看不到諸佛菩薩、勇父空行聖眾,看似與經續所說的不符,其實是因為外境皆為自心的外顯,我們一直追逐外境,從未確實向內開發自心,看不到聖眾也是正常的。

大樂壇城是本智怙主,也就是瑪哈嘎拉的主要壇城,有著本智怙主與三尊明妃-大妃北大蕾、一髻佛母、具德天女,行使事業的大烏鴉主尊,還有像是作吽怙主、作迅怙主、秘密怙主、作懼怙主等等大怙主,其實所有這些主要壇城,雖然名號、造型五花八門,應當理解皆是諸佛菩薩的示現,是五方佛所顯現的不同形相即可。

總體上,大多數人的想法是把所謂的護法神當作是底層的侍者來看待,認為是守護佛法的僕從,這是因為人們並不清楚出世間的天尊與世間神明的差異,不只誤解成是保護寺院的看守者,甚至貶低為是修持佛法者隨意召遣的對象-若求錢財就得給錢財,求保佑生意興隆也得給保佑的僕從,反正,就是讓人隨意使喚的角色。

事實上,完全不是如我們所想,戍衛佛教的護法神是非常尊貴的!以瑪哈嘎拉而言,其壇城乃是諸佛菩薩以其密意聖光威懾外境,再以出世間天尊的形相偕同世間大力神明眾所顯現的壇城。

然而,即使在本智怙主的壇城裡,看起來尚有世間眾神明做為眷屬,實際上,因為體性本來就是清淨相,皆是由主尊的聖意中所顯現,與主尊同等清淨的緣故,已經不再是世間一類,而是與主尊一樣的殊勝。

在本智怙主儀軌的偈文裡:「幻化金剛舞行大黑尊,與尊合故般若母畫者,隨機故予應化行調伏,眾生彼數汝之三秘密,具誓海眾亦即此一切,此故主眷一體與相異,無礙禪定金剛明示已,非為宣揚諸心不依止,以此吾心與汝行與否,是平等性往昔未曾知,此乃盡為唯我之罪惡,各各自明性中今懺矣!」

第一、 二句是說:「本智怙主乃是自諸佛聖意法身的明分,也就是報身、化身的顯現,為了表徵明空不二,體性的空分則以大妃、界妃、度妃等等三尊明妃的形相而顯。」

由主尊所顯現的化身,像是八大怙主、守護剎土的金剛女使者,以及在身壇城當中為了度化眾生而現的世間大神明,像是天人怙主—大自在天、魔之怙主—獅面護剎、閻羅怙主—牛頭法王、羅剎怙主—羅睺羅等等八大怙主。」

第四、五句則是說:「盡虛空際的三界六道無量眾生,皆總集於瑪哈嘎拉的意壇城、語壇城、身壇城中,也因此具誓海眾眷屬也不出無量眾生的範圍,亦即所有一切皆是瑪哈嘎拉的、身、語、意自性。」

此後諸句是說:「因此,主尊與眷屬並非相異的個體,大多數人都會認為主尊高高在上尊貴無比,眷屬則是次等低劣之眾,其實並不是說主尊是本智尊是清淨的,眷屬是世間尊就是不清淨的,我們在證悟之前所執著摻雜著清淨相與不淨種種外境,在成就了瑪哈嘎拉或說本智怙主時,將會從清淨與不淨諸相執著中解脫,而與瑪哈嘎拉的本智清淨界融合成一味。能將各自的不淨相徹底消滅,此即本智怙主的修持供讚法會如此殊勝珍貴,加持力廣大的原因!」

若問參加法會到底有什麼作用呢?能夠將由內心因為無明煩惱所顯現的不淨諸相徹底消滅,不淨諸相消滅的同時,就會顯現清淨相,清淨相顯現時,就成佛了!

《待續~》

(以上乃是請示曲嘉仁波切之後,再以白話潤飾的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