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會之正確觀念略說】

【破迷顯智—瑪哈嘎拉金剛舞暨彩沙壇城大法會】

201931225日 新北市泰山綜合體育館

參與瑪哈嘎拉法會之正確觀念略說之一

在密乘所說的上師、本尊、空行、護法、地神、境神、山神等等,這些對象當中前四者決定是本智尊,也就是出世間者;後三者雖然無法一概而論,但大多數是世間神明,以我們而言,講到在傳承中守衛佛教的護法時,絕對認定為本智尊,就像在寧瑪巴的《普巴金剛》儀軌的皈依裡所說的:「皈依具足本智眼之衛教護法。」

這裡說的「本智眼」指的是具足世俗與勝義菩提心的證量,確實具足這二種菩提心就說是具足本智眼,換句話說,已經是登地菩薩了!所以本智眼所講的並不是額頭上的那顆眼睛,第三隻眼的造型只不過是一種證悟勝義菩提心的表徵而已。

若問諸佛菩薩、成就大德們還有根本上師的聖意體性是什麼?該怎麼去理解聖意體性?必須知道聖意有著明、空二分:無所不遍及是空分,自然地明瞭一切是明分。在形相上,明分成為男續護法神,空分成為女續護法神,也就是男女護法神的顯現,因此在瑪哈嘎拉(也稱本智怙主)的壇城裡,所觀誦的瑪哈嘎拉暨所有護法神的出現總是成雙成對,這是因為心的體性本就明空不二無法切割,明分與空分乃是無二無別的緣故。

從這樣的法界當中所顯現出來的天尊-瑪哈嘎拉暨所有傲慢、忿怒護法神,也就是壇城裡的主尊暨所有眷屬,任何一切皆是無二無別的,絕對不是主尊高高在上,眷屬唯唯諾諾的優劣階級,因為是如實地從心性、法性實相所顯現出壇城的樣貌之故-所現與所修的對境是如此殊勝,修持者則是已經證悟的瑜伽士、成就者,在怹們的聖意中已得如此的見解、證悟,因此皆以這樣一體無別的方式來觀修與唸誦。

本寺所觀誦的本智怙主法會,含括了瑪哈嘎拉的意、語、身之大樂壇城的所有主眷諸眾,儀軌的作者白蓮花祖師,雖然託名是以《瑪哈嘎拉密續》為藍本的著作,實際上卻是意伏藏,只是以續部的口訣做為修飾罷了。

白蓮花祖師的前生是臧巴甲惹尊者,甲惹尊者在雪山修苦行時,也像釋迦牟尼即將成道前那樣受到魔考,那時來考驗甲惹尊者的魔眾不是別人,正是瑪哈嘎拉率領眷屬暨其大軍前來侵擾,在甲惹尊者的道歌裡提到:「本智怙主亦為敵!」也就是以此逆緣成為逆增上緣,讓甲惹尊者徹底證悟心性實相,將瑪哈嘎拉攝受為僕從,從那時起,本智怙主就成為竹巴噶舉最重要的護法神了。

這不是說瑪哈嘎拉是大魔頭,反而應當理解是令行者確實證悟心性的無上助伴,藉著其鞭策,激發行者大徹大悟,一旦大功告成,反而成為行者行持自他二利的最大效益。

一位瑜珈士,無論所修是大手印也好、大圓滿也好、中道也好,藉著觀修而讓覺受、證量得臻究竟時,其明覺、聖意的體性還是悟境中,或說是其菩提心-這兒說的不是生起憐憫眾生的世俗菩提心,而是明覺菩提心-完全不沾染輪迴、涅槃,赤裸裸的澄澈覺知。

當瑜珈士的聖意安住於這樣的明覺界中,即稱為是〈執持本地〉,這就好比像是流落民間的太子,起初不知自己的身份,一旦被確認是太子,登上了皇位而擁有權勢之後,即使是之前曾經看不起自己的那些惡人、奴僕,再也無法輕視或欺侮了;如同此例,若能執持明覺本地,以其勢力將不再沾染三有(天上是天人之有、地上是人類之有、地下是龍以及所有惡趣之有—有是世間之意。)、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六道眾生,輪迴、涅槃的分別,這也稱之為〈三有本淨密意〉。

所謂的神也好,鬼也好,清淨也好,不清淨也好,白蓮花等諸位祖師本身已將這些二元對立的境相執著,悉數制伏且也徹底威懾,為了讓我等也能通達如此威懾的能力,已經具備如此威懾能力的白蓮花祖師才撰著了此部儀軌,並繪製了本智怙主的壇城,讓我們按部就班地契入。

若問,參與這樣的修持法會到底有什麼功德利益?簡單來說,可以讓我們也如同祖師們一樣,獲得威懾三有制伏三界之大能力,也就是明確地了悟心性,以契入本智怙主的壇城,彰顯實相本有的功德。

《待續...》

(以上內容乃是請示 曲嘉仁波切之後,再以白話潤飾的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