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世多康巴


賢劫初位佛祖拘留孫 三根本勝共體蓮花生

廣大佛子暨佛之加持 吉祥上師百劫祈長住

第九世嘉華多康巴 熙竺年瑪於1980年誕生在佛教二十四聖地之一的嘎瑪汝巴(即今東印度的龐第拉市),出身自小康家庭,排行老三,移居印度多年的藏裔雙親虔信佛教,慈悲為懷。其由與第八世法王親同手足的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以及法王另位摯友不丹國師頂果欽哲法王分別入定觀察結果共同認證,確定其為多康巴再來人。

1982年藏曆9月22日,是為釋尊從忉利天降回人間之吉日,甫足歲的法王被迎回札西炯,次年元月在頂果欽哲法王及諸位活佛與僧俗弟子的祈請下,正式於吉祥圓滿法輪林的大無畏法獅子金剛座上陞床。

儀典進行中,法王不僅已認出幾位前世弟子,且始終直挺而坐垂視前方長達六小時,其如如不動之定力令在場者莫不讚服。當時守候法座旁的瑜珈士森多長老,更親耳聽聞仍不懂藏語的年幼法王突然以純正康巴口音說:「吾乃忿怒金剛之化身!」(忿怒金剛為蓮師八變之一),此事更加讓見多識廣的森多長老與其他弟子信眾們咸皆升起無比之信心。


頂果欽哲法王對法王愛護有加,屢屢來往於不丹與札西炯之間,時時親自為法王傳道授法。舉行法會時,則必與尚在牙牙學語的法王比鄰而坐,斯時兩位法王竟能以相同速度誦念藏語經文,讓頂果欽哲法王十分讚歎歡喜。

法王9歲時,康巴噶分寺之一─ 顯密教證法輪林的住持阿帝仁波切,應德頌仁波切之請,遠從駐錫地青海省玉樹州前來為法王授予吉祥竹巴派大部分灌頂和法要,使法王承接傳承的加持力。10歲赴尼泊爾,續於頂果欽哲法王座前聆聽眾多殊勝口訣法要。身兼達賴喇嘛和不丹國王之國師的頂果法王,深知康祖法王累世不共功德,向來對法王極為尊重禮敬,對法王的指導修學亦不遺餘力,關愛有加。後頂果欽哲法王又於達蘭沙拉、菩提迦耶等地持續授予法王寧瑪教法及灌頂。

為滿足西康僧俗弟子之願,法王14歲時首度返回康巴噶祖寺,沿途信眾夾道歡迎,盛況空前。在賜予眾人開示與加持後,弟子們皆對現世法王生起與第八世法王無二無別的信念。15歲時,阿帝仁波切再次蒞臨印度,將竹巴噶舉其餘口訣、法要與灌頂悉數獻予法王。迄17歲時,法王在德頌仁波切指導下圓滿《四加行》。

2006年法王前往青海,拜見上師阿帝仁波切並接受傳承口傳。2010年2月,康祖法王受邀前往尼泊爾雪謙寺,參加頂果欽哲法王百歲紀念法會,與第二世頂果法王欽哲揚希仁波切共同主法。

2010年2月,康祖法王受邀前往尼泊爾雪謙寺,參加頂果欽哲法王百歲紀念法會,與第二世頂果法王欽哲揚希仁波切共同主法。是年9到11月,在為期二個月的期間,與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與其他多位祖古、仁波切及堪布等,共同接受由桑傑年巴仁波切所授予的大藏經(甘珠爾)口傳。康祖法王與大寶法王及頂果欽哲法王,三位累世再來人互相敬愛,情同手足,彼此深厚法緣亦延續至今世,為弘揚正法而共同扶持,努力不懈。

法王自幼明心見性,洞察事理,不掩其覺證以引導眾人,及稍長則漸趨靜默,與前世法王一般潛沉寡言。然其謙和恭謹,溫文儒雅則從無二致,且不分僧俗皆時帶微笑以對,其超凡氣質,讓見者莫不油然生起歡喜心和信心。時至今日,法王於經論及修持方面有德頌仁波切近側指導,在儀軌和事相方面也有瑜伽長老傾囊相授,隨侍教導法王並經常代表法王處理寺院事務的則是阿曲長老,康巴噶寺上下一心,延續竹巴噶舉法脈,戮力以赴。

此世康祖法王的教化遍及印度、尼泊爾、不丹,乃至康藏等地,2008年秋更順應台灣信眾之請,首度親臨寶島弘法,與華人弟子結下深厚法益。具福緣的台灣法友更主動發心,協助法王在藏東康巴噶祖寺屋頂崩解的重建工程。另遵從法王慈令,為宣揚佛陀正法、導入實修法門利益大眾而發起的「台灣尊勝法林佛學會」亦於是年正式在台北成立。此外其法教事業與足跡近年來更已遠達東北亞與北美等地,2011與2012年兩度受邀前往南韓弘法,開啟藏傳實修傳承與南韓大乘佛教的法緣。

延續遠自拘留孫佛示現世間以來,所種下之清淨法緣,嘉華多康巴的法雨甘露逐漸遍灑全世界每個角落,廣施清涼佛法,救度輪迴邊際之無量有情,利益眾生圓滿得證菩提勝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