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己亥年開春盛事】

「瑪哈嘎拉修供法會」籌辦之緣起

記得14歲到了札西炯之後,總會常去寺院的護法神殿當中徘徊瀏覽,因為喜歡裡面森嚴的氣氛,特別是在20歲之前,更是每逢假日必定報到。

護法殿裡面有著竹巴傳承主要的二十多尊護法神的面具,以類似布袋戲偶的造型並列在神龕裡,從瑜伽長老們還有在護法殿裡每天供讚的喇嘛的敘述,可知每尊皆是登地菩薩,並於往昔在佛陀或各祖師座前領敕立誓護衛傳承與行者、功德主,祂們雖然各有其威神、功德以及流傳的故事,然而對於寺院以外的大家而言卻是陌生的。

森多長老曾提起安江長老說過的一段話。當年還是青少年的 第八世法王,在藏地祖寺創製了《鐵水閻魔敵大法會》,法王曾經躊躇滿志地跟寺院的大維那竹吉:「要讓《鐵水法會》超越《瑪哈嘎拉修供法會》」,據說竹吉當時曾經回稟說:「要怎麼超越《瑪哈嘎拉修供法會》啊?!」後來在舉辦時,確實讓與會大眾感受到了極度震撼的伏藏加持力,但在幾次的《鐵水大法會》之後,法王還是感嘆:「不管是其他什麼樣的法會,裏頭無論怎麼添加內容,果然比不上由歷代噶舉祖師所傳承,威光顯赫有著無限巨大加持的《瑪哈嘎拉修供法會》啊!」

安江長老說:「瑪哈嘎拉修供法會真的是不同凡響的法會,不能等閒視之!」

因為護法神眾的本性是那麼地威猛,卻又能如同母親看護獨子般的慈愛,具備如此剛柔並濟的本質,既能傾心聆聽眾生的苦惱,又能如雷電般迅速成辦今生、來世的種種需求,這僅需要我們認識而以虔誠心意來獻出供讚,即能形影相隨地守護我們,而且不僅能持續幫忙袪除現世及習法上的障礙,當我們壽命終了或因中斷障而死亡,在中陰飄盪處於徬徨無助時,更能做為守護者萬無一失地將我們護送至善趣或是淨土,這麼忠心不二的護衛是諸佛菩薩隨機應化度眾所現,若能結下善緣,將能生生世世形影不離直至成佛,所以能夠讓眾人認識祂們一直是我的心願。從很早以前,我就很想要在台灣舉辦《瑪哈嘎拉修供法會》,不過這樣的想法卻因種種條件的不具足而未能全然如願。

這次11月在印度跟阿曲長老提起想要在臺灣舉辦《瑪哈嘎拉法會》時,長老十分愉悅並積極地討論法會日期和細節,甚至應允要帶領另外三位瑜珈士隨同 法王前來與會-這讓我頗為訝異,因為之前多次跟長老提到希望邀請怹前來台灣主持 法王的長壽法會時,老人家總以年衰體弱為由婉拒,還笑著說:「八十六歲是很大的年紀了,你懂不懂啊?」所以,我原本還以為長老不會再出國了!

法會日期訂在明年的3/163/25,這次是完全把寺院沿襲了三百年的觀誦版本整套搬過來,連同前行修法共有10天,由 法王或 長老帶領近六十位僧眾親自參與,在台灣這是首開先例,讓眾人可以等同於是親自在印度札西炯參加法會!

法會的成功與否,需要多方因緣的具足,在此懇請眾人為了利益自他都能盡量撥冗參與,無論是付出時間貢獻身、語的義工,還是贊助資財的功德主,甚至只是來到會場裡靜靜地坐著感受者,都是我們所希望出現的結下善緣者。

一整天的法會不是用來觀賞,即使是每天的金剛舞,也是祛除內心煩惱的力量展現,希望藉著莊嚴肅穆的《瑪哈嘎拉法會》所散發的傳承加持力,讓隨時前來參與者確切地得到源源不斷的加持,除了必能消災解厄、增福積德之外,也能以此令心趣入佛法、佛法能循正道、道上祛除迷亂、迷亂顯現佛智,這也是傳承護法神的共同誓言。並希望藉此善緣,讓大眾找到各自宿世或合適的護法神,然後藉著平常的簡單供讚,祈求祂們以神力加持自己以及所有見聞思觸者,能夠生起淨信來積資淨障而於生生世世受用種種世間與出世間的祥瑞!

多傑仁卿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