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嘉華多康巴【大手印】修習次第講解

2013年,尊貴的 嘉華多康巴在台灣為我們開示了【大手印】的修習法要,從共同前行的「轉心四思惟」到正行的「大手印四瑜珈」都有完整詳細的講解。為了使這些珍貴的教法跟口訣能利益更多法友,多傑喇嘛特別重新聽打,逐字斟酌,俾使能完美呈現法王的開示。

由於這是三天的開示,內容很多很詳細,需要耐心跟時間去閱讀、理解。然而,對於真的想修持的人而言,無須再去尋覓,這些就已足夠。

全文下載

快速連結

聽法前行

睱滿難得 壽命無常

業力因果 輪迴過患

令心成器《皈依發心》

淨除違緣障蔽《金剛薩埵》

圓滿福德資糧《曼達供養》

能注加持《上師相應法》

大手印正行


20130603 大手印前行 修習次第 前行第一座

「為了使一切曾為我母的有情眾生,皆得以安置於佛地,因此,我願發下殊勝的菩提心,藉著修持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為了達到目的,我願以聽聞深奧教法而來成佛度眾生。」請各以此心態發菩提心。

基本上,在聽法時,有「三種器過」之說,這是指:

一、耳不能聞,如杯覆蓋;

二、意不能持,如杯破漏;

三、摻雜煩惱,如雜毒物。

這三種心態必須先斷捨,才能夠聽聞教法,在其之上,又有所謂的「六種污垢」,分別是指:

一、傲慢之心;

二、無有信心;

三、心無意樂;

四、向外散亂;

五、向內收攝;

六、疲厭聽聞。

聽法時,斷捨六種污垢是必要的。

清淨的動機在聽法時是極關鍵的。不論是聽法或者修法的任何善行時段,動機清淨是最重要的。因此為了達到動機清淨的要求,讓自己的心掌握住菩提心的光彩,也就是必須要讓菩提心清晰顯現地來聽法。

若問修持佛法最重要在於什麼?是以何理由修持?要明確認知不是為了暫時的此生,也不是為了來世僅能獲得人天的安樂,而是純粹為了證得遠離輪迴跟涅槃二邊的究竟佛果,故而修持佛法。

想要以此心態證得佛果,首先就必須讓自己所修的法確實如法,想讓所修法確實如法,「共同加行」也就是所謂的「轉心四思維」,就顯得不可或缺了。如果不具備「共同加行」「轉心四思維」的修持,不要說入於大乘之道了,僅是修法確實如法這項要求都沾不上邊!即使是求法或是修法,在終究的想法裡,僅是為了這一生或是為了來世獲得人天安樂的果報而在法中修持的話,則非“令法如法”,所以為了“令法如法”,修持「共同加行」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

首先,「轉心」指的是:直至此前,我們的心一直都是為了這一輩子,世間上的俗務而向外追逐的;從修持前行開始,則是把自心從只注重此生的想法,反轉思維而理解到,比起此生,來世更加重要,在來世裡,又以認知遍知一切佛果最為究竟,其方法有四種,分別是:

一、睱滿難得;

二、壽命無常;

三、業力因果;

四、輪迴過患,

思惟轉心的四種方法,來改變思維。

前行的修持是主要是在「心」,在佛教的觀念裡,是以心為主,以改變心為訴求的。並不是僅以身體或語言的姿態來修持佛法。既然是要讓自心能夠確實改變,則須在自心修持「轉心四思維」,確實地生起出離心。

如果沒有生起出離心,無論修持任何的佛法,都不能成為純正的佛法,因此為了要讓所修的法皆成純正佛法,生起出離心是絕對必要的了。

世尊釋迦牟尼,最初說法時也說了「四法印」:

一、一切有為,皆是無常;

二、有漏皆苦;

三、諸法皆為空和無我;

四、涅槃寂靜。

首先是以「一切有為,皆是無常、有漏皆苦」的出離法印為主而宣說,然而在眾生的境象裡,都是將萬法認持為極為恒常、堅固、有意義的;佛陀則是說:「一切有為,皆是無常、有漏皆苦、諸法皆為空和無我」,佛陀所說的與世間人所想的完全是背道而馳,既然我們必須要依循著佛陀所開示的正法而來趣入解脫 與遍知一切的果位,那麼就要學習佛陀所遍知、宣講的道路,確實地證悟其義理後,到未來讓自己也能夠成佛。

因此,最重要的,如果我等是有志於求得解脫者,光憑這之前的心態是不適當的,如果不是有志於求得解脫的人,想在這輩子享盡安樂,完全貪戀輪迴亦無不可,但若只要是有志於求得解脫而要修持正法的人,在心中就必須對於暇滿難得、死無常、業力因果跟輪迴過患確實生信。

然而所謂的出離心,當然並不是說必須要完全地捨棄這一生中所有的財富、豪宅和享用,而是如果由衷地認為一切都是恒常、堅固和有意義而生起大貪戀,藉著如此的貪戀,在修持的佛法上會產生大違緣,所以在此生獲得暇滿人身的此刻,假使無法確實地修持佛法,來世將得什麼樣的身依,完全無可確定之故,這即是應當明白出離心的原由!

前行首先所說的是:對於上師及正法以信心為基礎:「尊聖根本上師仁波切,我等心間蓮花花蕊中,無有分離恆常既安住,祈請賜予身語意加持,無等噶舉竹巴諸大士,非僅詞句覺受外傳承,證悟義理傳承甚稀妙,信心不退無變應堅定。」以上,這是最先對於上師打下信心的基礎。

無等噶舉竹巴諸大士,非僅詞句覺受外傳承,證悟義理傳承甚稀妙,信心不退無變應堅定。 是從勝尊金剛持、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岡波巴等,所有噶舉派的至尊聖者諸眾,並不只是開演詞義,解除詞句上的疑惑,也不只是生起膚淺的覺受,而是證悟之義理傳承-確實地生起大手印的證悟,且在上師的聖意所擁有的大手印證量,完全地遷轉注入到弟子的心中,以此相傳的傳承,乃是與他所不同的甚為稀妙傳承。對於這樣的噶舉巴傳承,「信心不退無變應堅定」應該恆時秉持堅固不退的信心,以上就是對於上師打下信心基礎的說明。

勝於長道低劣權義乘,大乘密咒深義勝醍醐,實相自性大手印之法,千劫難遇自此以喜入。 這主要是對於教法打下信心的基礎。什麼叫「長道權義」呢?以修持佛果來講,總體上,長道指的就是聲聞跟緣覺、大乘教法裡的顯宗諸道;若與密咒金剛乘,特別是再以大手印相較而言,道路就顯得極為遙遠,較於諸道更為快捷之故,是為密咒深奧的實義,就像牛奶的精華是奶油一樣的,「醍醐」的意思是精粹,密咒中的精粹就是「實相自性大手印」,得以值遇「實相自性大手印之法」,並不是偶爾、碰巧而尋得,這是即使歷盡千劫也難以遇得的,所以應當對於具足福緣的此次,秉持著歡喜之心而入。【回頁首】

無始輪迴多生甚苦痛,此次獲此暇滿寶之際,任何因緣難得大助益,目的無誤終義勤於法。 「轉心四思維」當中,首先宣說「暇滿難得」。「暇滿難得」是說:從無始以來,我們在輪迴雖已轉生無量世了,然於此次獲得了具備八有暇、十圓滿的人身寶,並不是碰巧或偶爾的幸運的獲得,能夠獲得暇滿人身,亦從起因之難得、本質之難得、數量之難得、以及譬喻之難得等,多種難得之事項來宣說。

所以,諸項當中,最為主要的是「起因之難得」,要獲得暇滿人身,必須要在「起因」上,依著斷捨十不善而持守清淨戒律才能獲得,若不持守戒律是無法獲得暇滿人身的。

所謂的「戒律」是指具足斷捨十不善之心,即如在律經所說:「具足斷捨之心矣,說為戒律波羅密。」在心中想著:「即使性命交關,我絕對不殺生;或是即使性命交關,我絕對不偷盜;即使性命交關,我絕對不邪淫等」諸如此類,若能有著如此正確的徹底斷捨之心,才算是戒律波羅蜜或持戒。此外,如果沒有斷捨之心,只是很自然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的人比比皆是,但這都不是持戒,所謂的「戒律」是指具足正確的徹底斷捨十不善之心,才稱作「戒律」。獲得暇滿人身主要的起因是具足徹底斷捨十不善之心,然而斷捨十不善的人,在這個地球上甚是稀少,故說在「起因」上亦是難得的。

若從數量上來思維,將畜牲與人類來比較,可知畜牲遠比人來的多,光是以昆蟲來講,無論是眼睛看得到或看不到的,皆是無所不在,所以畜牲數量較多,然而佛經上說,餓鬼的數量遠多於畜牲,地獄眾生的數量又遠多於餓鬼。

即使獲得人身,獲得人身者甚是眾多,但這還不能稱為是「暇滿寶」,必須在人身之中,具備「八有暇」、「十圓滿」的條件,才是「暇滿人身寶」!因為更是稀有之故,數量上極為難得。

譬喻之難得」:佛經中宣說了極多有關於暇滿人身寶,甚是難得之譬喻,總而言之,可從起因、譬喻、數量三方面,思維暇滿人身難得的情況。此次我們已得暇滿人身,獲得暇滿人身乃是自己前世持守戒律之果,此次應當像在《入菩薩行論》裡面所說的:「依此人身筏,能渡大苦海,此筏難復得,愚者勿貪眠。」,此次獲得暇滿人身,即如尋獲能夠遠渡輪迴大海的船,因此,在此獲得暇滿人身之時,不虛耗浪費人身,如果不往遍知一切果位前進,將是令人痛心疾首的,以此思維先觀修「人身難得」。

接著是觀修「死無常」:

「情器世間有為實無常,自身必死何時死不定,死時此境無一能助益,此生無暇生出離精進。」

即使已經獲得了暇滿的人身,卻想著:「反正我已經獲得難得的人身了,佛法可以慢慢地修持!」若是流於懈怠、懶惰,應知所謂死亡何時會來臨是無可確定的。

一切有為法,皆是無常,這當中,我們的壽命更是沒有恆常、堅固可言,但在很多人都認為,所謂的來世是極為的遙遠,明年卻是一件極為迫切的事情,因此,明年該做什麼,今年已經完全排好計畫;所謂的來世,卻是認定極為的遙遠,沒有準備任何對來世有幫助的方法。

其實,如同《入菩薩行論》所說:「明天與來世境象,誰先無可預知故,應勤奮於來世義。」明天與來世的境象這二者,到底是哪個會先出現,是無可確定的,當然,想法上,都覺得明天很快就會來臨而準備著;至於來世,則認定是極為的遙遠,因此沒有修持任何對彼有助益的法。

實際上,明天與來世,哪個會先到來是無可預知的,為什麼呢?下個月或明年的到來,需要很多天、很多小時、很多分鐘的逝去,比方說,要結束一年,須過12個月,要過一個月,需經過30天,因此是需要經過很多時間的。但是所謂的來世,只要我們現在的呼吸因故不順暢而斷氣了,若在早上死亡,下午就是來世了;若在今天死亡,明天就是來世了!所以說:「明天與來世境象,誰先無可預知故…」所以觀修無常觀,對於習法者而言極為重要。

觀修死無常,並非是恐嚇,完全是依循實際狀況而說!無論情願也好,不情願也罷,我等皆是必須面臨死亡,死亡時,現在所擁有的,所謂財富、名聲、權勢、地位,美貌、青春是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場的,在那時什麼才有用呢? 只有正法有所幫助,所以以此思維而來觀修「死無常」。

罪惡異熟不欲罪過因,善德業果善樂賢之依,秉堅信於細微取捨行,無記亦以方便予轉善。 死亡之後的情況是,隨著自己的神識而走的,不是以身體所累積下的數億財產,那時連帶走一塊錢的權利都沒有!那麼會是什麼情況呢?在這一生中所造做的一切善與不善之業的異熟果報,將會如影隨形地跟隨著自己,此故,世尊在《囑王經》中開示:「時辰若至國王將離世,受用摯愛親友不相隨,一切士夫任憑至何處,業即如同身影而相隨。」如佛所說,死亡之後,這一輩子當中所摯愛的親友、享用、財富都是無法跟隨自己,只有在這一生中所造做的一切善與不善之業的異熟果報,將如同身影跟隨自己到任何地方,在來世自己所依的身體,將完全的承受業力異熟果報。 回頁首

有關於業力因果,在佛教中有極為細微的說明,佛陀對其注解是:「業未造作不值遇;業已造作不虛耗。」這是說未曾造作過的業,絕不會產生任何的果實;已經造作的業,其果絕不會空耗,某時終將成熟。如是對於因果不昧的道理,生起堅定信心,在這一生中,即使是極微小之善,也要秉持著正知正念加以奉行;對於極細小之惡,也要秉持著正知正念加以斷捨,學習行善斷惡。

總體上,不僅僅只是行善,平常對於無記業,像是說話、吃飯、行走等,應該要學習將這些無記業轉為善行的方法。所謂“無記業轉為善”主要是說,平常就應當秉持著賢善之心,比方說,穿衣時,想著願一切有情悉得穿著慚愧衣;洗浴時,想著:願一切有情之痛苦、罪障,悉得清淨。若能以此調整動機,即如佛經中所開示,所有無記業悉得轉為善行,以上即是「業力因果」的內容。

三惡趣苦難忍甚劇烈,三善趣亦具足變換苦,有為苦乃束縛輪迴基,恐懼斷心如實熟心續。 如果生於地獄、餓鬼以及畜牲這三惡趣中,有著極難忍受之苦,是三苦當中的苦苦;生在天人、人道以及阿修羅這三種境域,安樂也會轉變成苦痛,因此是敗壞的痛苦。總之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行苦更是無所不在,確實地理解到無論生於輪迴上下任何處,皆是無可超越痛苦的本質。對於輪迴必須以畏懼之心生起確切地斷捨之心,以思惟「輪迴過患」而想著若能從這輪迴中獲得解脫的想法,如果對於輪迴不具備斷捨之心,就不會生起想證得佛果的意樂,沒有如此的想法,就不能如實地趣入修持佛果之道,不能如實趣入佛道,即無法得證佛果,此之所以思惟「輪迴過患」甚為重要。

剛剛提到的:暇滿難得死無常業力因果輪迴過患等四項,是所謂的加行(亦稱前行)修持,有關於前行跟正行的修持,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正行的重要性遠遠大過於加行,然而,如同在經中所說:「較於正行前行更深奧!」想在自心確實地生起正行法要,若不先讓前行法確實地在成熟自心續,正行法的功德無法在自心續中確實地生起。舉例而言,假設要建造一棟房子,所在地基假若並不是那麼地穩固,房子也是不會穩固的;同樣的,正行法能否良好生起,取決於前行修持是否確實生於自心,所以加行是非常重要的。

以上是為共同加行或「轉心四思維」,「共同加行」指的是不論是修顯或密的法教,都必須以此做為前導而行,因此稱為「共同加行法」。

 

三品 善淨相續之不共前行 四項】,有關【不共加行】特別是指,為了在密法金剛乘中修持,能成堪以修持的根器,而宣說了四項不共前行法。回頁首

【首先,令心成器,皈依發心 區別其中,分為六項】首先,總結皈依發心:

佛陀法暨眾中殊勝尊,直至菩提我乃求皈依,以我所作善行諸福德,為利眾生之故願成佛。

令心成器~想要修持佛法,須將我們的心續變成堪能修持的容器,要想變成堪能修持的容器,首先,需要具相的皈依與具相的發心,這二者絕對不可或缺。首先,為得迴遮邪道入於勝道,對於佛法僧三寶,直到證得菩提之前求取皈依。

皈依之後,為從聲聞、緣覺等劣道入於殊勝道,繼而發下殊勝的菩提心,發菩提心需具備「願、行」二種體性,稱為“世俗菩提心”。皈依、發心此二者極為重要,基本上,有關於皈依,在經中說:「內外之分在皈依」,因此皈依能夠區分內道(佛教)與外道之別,內道與外道的差別就在於皈依,聲聞跟緣覺也都是盡形壽的向佛法僧三寶求皈依。然而在大乘的階段,主要皈依的對象:佛是具備四身五智的體性;所皈依的法是具備大乘教、證體性的正法;所皈依的僧是向八大心子菩薩等,諸位聖僧大菩薩求皈依。

至於皈依的動機,並非只為了自己單獨從輪迴獲得解脫,而是想著為了將所有眾生安置於佛地而願皈依三寶,稱為發心式之皈依。至於皈依的時間,並不僅是盡形壽(直到死亡為止),而是想著直至證得菩提願向三寶求取皈依,大乘的皈依是有些特殊的。

有關於發菩提心,即是眾所皆知的,發下具備「願、行」二種體性的菩提心。「願菩提心」就是:願將一切的眾生安置於佛地之心;「行菩提心」則是為了確實地證得佛果,自己願在前行跟正行的道次第中修持,從起因中奮起而行進,就稱為行菩提心,一開始必須奉行像這樣的皈依、發心。

【二、觀修皈依境】

令心成器~需要皈依、發心,大禮拜則是皈依的分支,主要是清淨身體所造之罪障。

超越顯有不淨顯現分,自前由朗化成黃金地,光明平坦具足剎土相,遼闊遍及一切虛空界。

首先是觀修皈依境,現今整個不淨的境象無所緣取,在自己的前方,觀想出一個黃金色的"朗"字,彼再化現成寬廣的黃金大地,普及虛空界具足淨土諸相,壓則凹入放則鬆開的淨土。

中央旁化白淨甘露海,廣緩具足八分支功德,棒化珍寶所求如意樹,高嚴枝座分歧四方中,摩尼法座綢緞寶飾嚴,諸色蓮花日月層疊上,皈依之藏具惠上師尊,

於其中央,觀想一個白色的""字,旁字化為具備著八種功德(涼、香、輕、柔 清、淨、飲之不損腹、飲之不傷喉) 的甘露海,在這當中,再觀想出現黃色的""字,轉現出高廣嚴麗的如意寶樹,除了中央的主幹,還有向四方延伸出的支幹。在主幹上,有以摩尼寶材質所堆砌的法座,以種種綢緞加以莊嚴,「諸色蓮花」是指具備種種顏色的千瓣蓮花,其上有日輪,日輪上方有月輪層疊,在蓮花日月重疊的上方,有著皈依主尊--自己的根本上師。

6頁「金剛持相本智身安住,頂上虛空大印傳承尊,普悉相疊形象甚明晰,周圍印藏不分宗派別,一切聖士市集狀圍繞,前方本尊輪戒勝樂尊,新舊諸天海會眾圍繞,右方教主釋迦大王尊,十方三世如來眾圍繞。

體性是自己的根本上師,但外貌顯現為金剛持的形相,在金剛持的頭頂上方,則是整個大手印傳承祖師眾,以層疊的方式依序安住,接著在彼眾的四週,則是印度以及西藏所有不分教派、宗派的勝士眾以市集方式安住與圍繞。

接著在延伸出的前方枝幹,蓮花、日輪墊的上方,有一切本尊之主勝樂金剛安住,周圍則是新教跟舊教所有密續的本尊海眾圍繞;在金剛持的右方枝幹,蓮花、月輪墊的上方,則是教主釋迦牟尼王,周圍有十方三世一切如來眾所圍繞著。

後方法身般若大母尊,甚淨正法經匣眾圍繞,左方菩薩聖觀自在尊,優劣解脫明僧眾圍繞,間隙勇父空行護法部,暨財神眾滿佈無不足,普悉面向於我喜悅相,威采光明加持熾燃住,前方我與此生父母領,六道有情無邊滿安置,僅詞皈依所求何得成,三門專注心無散亂觀。

在後方枝幹,蓮花、月輪墊的上方,則是法身般若佛母,一面四臂全身金黃色,般若佛母四臂中,左右第一隻手現說法印,右邊第二隻手現勝施印,左邊的第二隻手持蓮花莖幹,蓮花上方置放著般若經典,其周圍是一切佛語、論著的經匣此即「甚淨正法經匣眾圍繞」;在左方枝幹,蓮花、月輪墊的上方,為一面二臂的大悲觀音「卡薩巴尼」,在觀音的周圍,被大小乘所有聖僧所圍繞著;在整個皈依境的間隙當中,則是充滿勇父、空行、護法眾以及財神諸眾,無有遺缺而圍繞。「普悉面向於我喜悅相」皈依境的所有聖眾,都是面對自己,就好像是母親對於孩子般的,顯現出極為歡喜、悲憫、慈愛地看著自己,聖眾普悉身威顯赫莊嚴光輝、加持熾燃地安住。以上是皈依境的觀想。

接著,在聖眾的前方是自己,右邊置放此生的父親,左邊置放此生的母親,身後一切六道眾生圍繞著自己,彼眾皆現出家相,身體並非單一,而是一身化為無量無可計數,如是觀想眾多之後,恭敬之身而禮拜,恭敬之語而誦皈依,恭敬之意,則是專注憶起皈依境之身語意功德而禮拜。

我身為僧非一廣化現,越計數境觀為不可思,偕同等同虛空具恩眾,身語意門恭敬而禮拜。

禮拜時,觀想自身轉化為無可計數的僧人形相。「偕同等同虛空具恩眾」是指並非僅有自己一人,而是秉持著等同虛空的一切有情,在自己念誦皈依文時,也跟著一起念誦、禮拜的觀想:

瑪囊卡倘 釀必 森間 湯接 蠟瑪 桑介 曲介 固喇 企侯

等同虛空為母一切有情眾生皈依上師佛陀法身尊

瑪囊卡倘 釀必 森間 湯接 蠟瑪 隆說 走必 固喇架企侯

等同虛空為母一切有情眾生皈依上師受用圓滿身

瑪囊卡倘 釀必 森間 湯接 蠟瑪 秃介 祝必 固喇 企侯

等同虛空為母一切有情眾生皈依上師悲心化身尊

瑪囊卡倘 釀必 森間 湯 蠟瑪 桑介 仁波切喇 企侯

等同虛空為母一切有情眾生皈依上師佛陀仁波切

累積「四身祈請文」的次數,這就是大禮拜了。

有關於大禮拜,首先合掌置於頭頂時,心中想著:「願我從無始輪迴以來,由身體所造作的罪業跟障蔽皆得清淨。」同時頂禮皈依境聖眾的身,願得聖身無餘的加持與成就;合掌置於喉嚨時,要想著:「願自己從無始輪迴以來,由語所造作的罪業跟障蔽皆得清淨。」頂禮皈依境聖眾的聖語,同時願得皈依境聖語無餘的加持與成就;合掌置於心間時,想著:「從無始輪廻以來,由心意所造作的一切罪業跟障蔽願得清淨,且得聖意無餘的加持與成就。」秉持這樣虔誠信念。

當自己的五體投地時,要想著貪嗔癡慢妒這五毒造作的一切的罪業跟障蔽皆得清淨,而也藉此無餘獲得了皈依境聖眾的身、語、意、功德、事業,一切的加持跟成就,以此種意樂來頂禮,這是一般的頂禮方式。

因此最主要的,語之恭敬,在言語上,除了念誦皈依文,不能夠邊頂禮邊說出其他種種無義言語;同樣的,雖然身體頂禮,語誦皈依文,但是心卻妄念紛飛而禮拜的話,也產生不了作用!因此恭敬之身而禮拜,恭敬之語而誦皈依,恭敬之意專注憶起皈依境之身、語、意的功德而禮拜。

三門專注心無散亂觀」如果身、口、意三門以不散亂而頂禮,將可得到禮拜的功德利益,此外,如果不讓身、口、意三門不散亂而是散亂,除了各自身體上的疲累之外,是得不到任何功德利益的,所以「三門專注心無散亂觀」是十分重要的。

【四.所求的祈請諸項】在頂禮之後的祈請內容:

在此,若問是祈請什麼?並不是祈求在這一輩子暫時地得以長壽、得以無病、得以發財,而是「祈請加持我等一切有情之心能向於法;祈請加持法能入於道;祈請加持袪除道迷亂;祈請加持迷亂顯現出本智。」這是由岡波巴大師所宣說,所以又稱「岡波四法」,主要以此祈請。

8頁【五、求取皈依發心】

在皈依聖眾三寶、三根本的面前,求取皈依戒相:念誦「安住十方上師暨,佛陀菩薩摩訶薩」,一直第10頁「祈求諸尊普救怙」。如是皈依之後,再念誦發心:「如同三世怙主眾,決心行持於菩提,菩提心者甚無上」,一直到「安置有情於涅槃。」,以上就是求取菩提心戒相,這即是皈依與發心。

最後【收攝次第】,首先:

依境空眾融入前方天,以右繞相依序而收攝,中央無別上師於傳承,彼眾上下化光融上師,總集根本上師種姓主,融於我故身語意金剛,與身語意無可分屬性,自明本智義皈依最勝。

在皈依境間隙當中安住的勇父、空行、護法、財神、伏藏主等眾,完全融入在前方的本尊海會眷屬眾,本尊海眾再融入到中央主尊勝樂金剛,接著依序右轉而融入,勝樂金剛融入到金剛持的右邊的諸佛後,諸佛再融入中央主尊釋迦牟尼,釋迦牟尼再融入後方的正法經匣後,正法經匣再融入主尊般若佛母,般若佛母再融入左邊的大小乘聖僧,彼眾再融入大聖觀音,觀音再融入到中央不分教派的上師後,再融入到根本傳承的上師眾後,彼眾以下方祖師對上方祖師之信心,感召上方祖師依序化光融入,最後,觀想聖境諸眾悉皆總集於安住自己前方,體性為根本上師,形相顯現為報身佛形相的金剛持,然後,將彼觀想為三寶、三根本總集的自性,專注地以勝解心祈請而融入自己之故,身金剛、語金剛跟意金剛的一切加持亦融入自己,因此,自己的身語意與上師的聖身、聖語、聖意無可區別,如同水注入水,即略為安住。之後,從等持中起時,可以念誦:

以此功德願我速,成就尊聖上師尊,一切眾生盡無餘,悉登彼尊之勝位。」迴向功德,以及

此福德於遍知一切性,證已摧伏罪惡諸怨敵,生老病死波濤甚洶湧,輪迴海中願度脫有情

以迴向發願文作為最後的莊嚴。以上簡略圓滿了不共加行的大禮拜講解。

20130604 大手印前行 修習次第 前行第二座 回頁首

「為將數量等同虛空,曾為我母的一切眾生,皆安置於遍知無上佛果之故,因此思惟我願聆聽進而修持此深奧的正法。」請以此思惟發菩提心而聆聽法教。

 

昨天,已經講解了令心續成為堪能根器的皈依、發心以及大禮拜。今天要接續講解能夠淨除違緣障蔽的金剛薩埵觀誦法門。主要的,未來想以正行法的修持,確實了悟自心的實相之前,必須有所準備,舉例而言,接通房子的水管前,必須先將管內的污穢阻礙物清除,才能讓排水暢通無阻;同樣的,在修持正行之前,必須先淨除身、語、意的罪業、障蔽,累積福德資糧,更要依止上師的加持,此三者誠乃不可或缺。

在《阿里嘎里密續》中,提到:

於此離詮具生之本智,除卻積資淨障所作暨,具證悟之上師加持外,應知依止他法甚愚痴!

因此若欲證得離卻言說的大手印實相之義,違緣障蔽必須淨化、順緣的福德資糧必須累積,上師的加持必須注入於己,此三順緣若不具足,想就這樣證得大手印的實相之義是不可能的!

所以若欲證得大手印的實相之義,條件就是淨化違緣障蔽圓滿順緣的福德資糧依止注入加持的上師相應法,這非常的重要!

首先要講解的是淨除違緣障蔽的金剛薩埵觀誦法

總體上,罪業可以分為性罪(自性罪)與遮罪(制定罪),自性罪是指原本就存在的罪業,像是殺生、偷盜、邪淫是屬於身業;像惡口、綺語、兩舌等,屬於語的罪業;意即所謂的害心、貪心跟邪見等,十不善罪並非是佛所制定,而是原本即存在之惡業,不是只有佛教認定為罪業,大部分的宗教也都認定殺生、偷盜、邪淫屬於惡業,這種罪業就是性罪。另外,墮罪,是指特地求取了別解脫戒,得界之後,如果戒律毀損,也會產生的罪業;如果求取了菩薩戒,之後破壞了戒相,也是會產生的罪業;接受了密乘的灌頂,如果毀壞了三昧耶戒,也是會產生罪業之故,諸如此類稱為墮罪或遮罪(制定罪)。

從無始生世以來,由於我們的心續被煩惱所驅使,身、語、意三門造作了許多像這樣的性罪與遮罪,造作了眾多罪業時,心續就會產生了障蔽,就好像在容器裡面,因為盛入過多的食物,之後又沒有加以清洗,裡面就會累積了污垢;同樣的,我們的心續如來藏,被過多的罪業遮蔽後,善品功德則無法顯現。

雖然有著顯現的基礎或說種子,但被造作過多的罪業遮蔽後,善品的、白業的功德則無法顯現,此即在開頭即淨化罪業、障蔽,極為重要之故。在淨化罪障的方法當中,在顯教主要是依止三十五佛,誦經而來懺悔罪墮等,有多種淨罪的方法;然而在密乘道中,淨罪的最殊勝方法則是開示藉著觀誦薄伽梵金剛薩埵法來修持。

基本上,無論罪業多麼重大,「罪業雖無功德,懺悔故而還淨,即是罪業功德。」就像無論衣服沾染任何污垢,都可以被洗滌清淨一樣,同樣的,無論罪業多麼重大,若能藉著具足「四力對治」而懺悔,沒有不可還淨的罪業。四力是指:「依止力厭惡造罪力誓不復作力以及普行對治力」。

依止力」:以金剛薩埵而言,往昔發菩提心時,曾經發願:「未來世,瑜珈行者若有毀損敗壞,願能悉得淨除祈罪業、過墮污垢,願行者藉著心中憶起金剛薩埵之聖身、唸誦咒語或是觀修三昧的力量,得以淨化一切罪障、過墮、污垢。」金剛薩埵是曾如此發願的殊勝本尊,這就是「依止力」,金剛薩埵本身即是「依止力」。

厭惡造罪力」:就懺罪者本身而言,非僅口頭、字句而是由衷的對於罪業,如同毒物入腹般的懺悔,這就是「厭惡造罪力」。

誓不復作力」:如同在明知的狀態中,決不服毒一樣的,需有此後即使性命交關,自己也絕不再造作罪業的戒絕之心,這就是「誓不復作力」

普行對治力」:在淨化罪業的步驟裡,將金剛薩埵觀想在自己的頭頂上,藉著念誦其咒、觀想由金剛薩埵聖身流出甘露經由自己的梵穴進入(體內),將一切罪障、過墮、污垢完全淨化,此種觀想方法稱為“甘露降淨”,這就是「普行對治力」將所造作的惡業完全淨化。金剛薩埵觀誦需要以具備四力而進行。

11

首先經過皈依、發心的步驟,接著以凡夫的形相,在自身的頭頂上,先觀想出白色的「」字,彼再化為八瓣花瓣的白蓮,在蓮花的中央,觀想出一個白色的「, 」字化現成為月輪,在月輪中央的上方,再觀想出白色「」字,「」字再化為一支白色五股金剛杵,五股金剛杵的正中央部位以白色「」字為表徵而放光,以此供養諸佛菩薩,淨化一切眾生的罪障後,光芒收攝融入「」字,接著,金剛杵與「」字就轉化成薄伽梵金剛薩埵身色為白的形相,如同儀軌所示。

觀想金剛薩埵雙身交合相,如是觀想的金剛薩埵的額間白「」字、喉間有紅「」字、心間藍「」字再放光,一切諸佛菩薩以金剛薩埵佛父、佛母尊的形相而迎請,「」是指:觀想於自己頭頂上的金剛薩埵誓言尊,與從法界迎請來的金剛薩埵(本智尊),無二無別融入後,要確信頭頂上的金剛薩埵即是真正的金剛薩埵,這時確認為真正的金剛薩埵後,心想:「薄伽梵,我與無量一切有情之諸罪障過墮污垢,祈請普予以淨化矣!」,如是祈請,此時並不是只想到自己,而是我與遍滿虛空的一切有情的罪障、過墮、污垢,都祈請予以完全淨化。

【觀想金剛薩埵正行】:

上師金剛薩埵雖然顯相卻是無自性,如同虹彩之身,一切(文武)百尊的怙主。金剛薩埵的心間有月輪,月輪上方站立著白色金剛杵,金剛杵中央站立種子字「」,「」字的周圍有百字咒鬘旋繞,從金剛薩埵的聖身、咒鬘偕同意命的種子字汨流出牛奶似的甘露,自父母交合處流出,從自己頭頂梵穴融入後,觀想:「病祟以眾生諸相自肛門出,罪障、過墮悉以煙汁、炭汁之狀,自諸毛細孔黑烏烏汨流出,即成浴淨大清淨自性。

主要的,一切罪業、障蔽,以如同烏黑炭汁的形相,由毛孔排出;所有的一切病痛以膿、血等的形相,所有的魔祟種類則以青蛙、蛇、蜘蛛等醜陋的形相從肛門排出,自己的身體即成如同內外澄徹透明的無垢水晶瓶,以上就是主要的甘露降淨的觀修法,以此觀想念誦百字明咒:

念誦的速度不急也不徐,發音清晰而念誦。

13頁:「如是淨故,身界淨化澄澈如同水晶,三門之罪障過墮偕同習氣普悉淨化無餘,上師金

剛薩埵之金剛三密加持之自性-本智甘露流恆滿聖身,氣脈、明點身、口、意界轉成離垢菁華虹彩

本智金剛身語意矣。

與此同時,自身的氣、脈、明點和身、口、意,所有不淨、污濁分完全地淨化之後,自己的身體成為顯現而無自性的虹彩身,本智金剛的本質,總之,確實執持自己的身、口、意三門即成金剛薩埵的金剛三密--身金剛、語金剛、意金剛自性的我慢,主要累積百字明咒的數目,在累積了數目後,念誦「 北雜 薩埵吽阿」六字的陀羅尼咒,這是金剛薩埵的心咒,此咒略為念誦21遍的次數之後,念誦:

怙主我因無知及愚昧,觸犯毀壞三昧耶,上師怙主祈救護,執持金剛大主尊,廣大悲心自性體,眾生主尊我皈依。毀壞身、語、意主要與分支之誓戒悉皆發露懺悔…」這是向金剛薩埵獻出懺悔。

總體上,密乘的三昧耶戒不可思議,三昧耶可達十萬條之多,甚是細微之故,我們無法完全持守,然而粗分的三昧耶戒,所謂根本的身、語、意三昧耶戒,假若總集所有的三昧耶戒,可以完全歸納於此中,因此違犯敗壞的所有根本身、語、意三昧耶戒,普悉發露懺悔,以此獻出懺悔。「祈請清淨(我與一切眾生)所有罪障過墮污垢等」以此祈請之故,金剛薩埵親言:「善男子,汝之三門罪障過墮污染普悉清淨矣!」觀想金剛薩埵親口施予自己應允。

14頁【收攝次第】

終矣,以大勝解力,上師金剛薩埵父母尊亦融於己,意意二者無別,罪障所淨三輪無所緣,本淨屬性之實相普遍本初怙主界中,予以等持置放矣!」


最終以自心勝解力,頭頂上的金剛薩埵化光融入自身,自己的心與金剛薩埵的聖意無二無別,就像是水注入水或虛空融虛空,成為無二一味,在理解上師金剛薩埵與自心無別的狀態裡,略為安住,

如是之果,願我與一切眾生皆得成就。」之後,念誦:「以此功德願我速,成就金剛薩埵尊,一切眾生盡無餘,願得臻於彼果位。」以迴向發願文作為結尾莊嚴。

回頁首

【三、圓滿福德資糧,曼達供養】

當已經息滅了違緣、罪障之後,累積福德資糧是重要的,如果在自己的心續中不具備福德,想要在自心續中生起白品善業功德,就會值遇眾多違緣。

所以必須圓滿福德資糧,有關於累積圓滿福德,總體而言,累積福德雖有多種的方便法門,但在這一切眾多的法門裡,利益最廣大又簡便易行之法,在密乘道裡,修持獻曼達儀軌就是最殊勝的。

僅需憑藉雙手伸屈的動作,即能累積無量的福德資糧,這是曼達的特點。其它像是向上師三寶獻出廣大供養或給予貧困眾生廣大布施等,這些亦能累積廣大福德資糧,然而卻有--在最初摻雜罪業的污垢、在過程辛勞的污垢、最後,有著所謂慳吝的污垢,在前、中、後三步驟中,會產生這些污垢;至於獻曼達,在前、中、後三步驟中,既無這些污垢、過患,又能圓滿福德資糧,有著完美的特點之故,曼達甚是重要。

總體上,獻出了廣大供養,然而這廣大供養的起因,是由做生意、欺騙他人而累積的錢財,乃是摻雜罪業的、在過程中,為了累積巨大資財,須付出極大的辛勞、到了最後,因為興起了廣大供養,極可能生起了不捨慳吝之心;然而若是心意供養獻曼達的話,因為是在各自心中緣取著三界的一切受用、財富以及三世善聚,再悉數獻予上師、諸佛菩薩,藉此得以圓滿福德資糧之故,曼達實在是利益廣大又簡便易於實行!

14頁,【首先 觀想供境 修持曼達】

在自己的前方,觀想出四方具四種寶石質地的須彌山,以四層牌樓為裝飾,高廣遼闊直達三有之頂巔,在其上方,觀想出一朵四瓣蓮花,在蓮花上的中央部位,八隻大雪獅扛舉的寶座上,安住著化現為金剛總持的根本上師,其周圍,所有大手印、不分派別的傳承祖師尊者眾所圍繞。東方的花瓣上,八隻大象扛舉的寶座上,乃是一切本尊之主尊-勝樂金剛,其週圍本尊眾所圍繞著;南方的花瓣上,八隻駿馬扛舉的寶座上,釋迦牟尼佛為主尊,三世一切的如來眾所圍繞;西方的花瓣上,八隻孔雀扛舉的寶座上,法身般若佛母被諸正法經函所圍繞;北邊的花瓣上,八隻共命鳥扛舉著寶座,共命鳥是指臉是人臉,身體是鳥,如同唐卡里所畫的那樣,所以又稱為人面鳥,寶座上大悲觀音以主尊,一切大乘聖僧以及獨覺、羅漢眾所圍繞。間隙一切勇父、空行、護法、財神等眾無有遺漏,另外安住於浩瀚淨土的十方一切寂怒尊、諸佛偕子,總之能成供養境眾無不具足,如是觀想。

接著是第15頁,首先是七分支的【頂禮】分支。接著是第16頁【二、曼達與供養】。首先獻出曼達:「 北雜 補美 阿吽」時,觀想出黃金的地基,外圍有金剛鐵圍山,在其中央,觀想「」字後,「山王須彌、東勝身洲、南瞻部洲…」即如儀軌內容,依序地將四大八小部洲供品,總結即是以心緣取三界所有財富觀想而獻出,亦將自己的身體、受用偕同善聚諸一切,為了圓滿資糧而來獻予一切諸佛偕同佛子。

18頁【願文】「獻此令喜善妙曼達故,菩提道上莫生諸障礙,圓滿三世聖尊之密義,不迷於有無謬於寂滅,願度等同虛空之眾生。

藉著獻出此令喜善妙的曼達,自身在修持菩提上不生任何障礙,並圓滿三世一切勝者的密意,不迷惑於三有三界輪迴亦不錯謬於寂靜涅槃邊,願能廣度等同虛空一切眾生盡出輪迴。這是獻曼達時,所發之願。

長品的曼達文念誦圓滿後,接著就念誦短品曼達文來累積次數,就是:

指的是大地以塗香錦簇所莊嚴等,以這四句偈來累積十萬遍的次數。

接著念誦「最勝妙花最勝妙珠鬘…」,這是【供養分支】,然後是【懺悔分支】。懺罪又分為廣說與略說二品,廣品即是依止「對象力」三十五佛而懺罪,首先稱為頂禮蘊、接著是懺悔罪業蘊、後是迴向蘊,因此稱做《三蘊經》,三蘊經在廣、略二品中屬於廣品,略品則是《普賢行願品》所說:「貪欲瞋恚愚癡所趨故,身體暨語如是意亦然,凡是我所造下諸惡業,一切我今個別皆懺悔。」總之,宣說《三蘊經》是顯教方式的懺悔;金剛薩埵的觀誦法是密咒方式的懺悔。

 

念誦到:屬身之業為三項,語之項目悉為四,復次意之三項目,十不善業一一懺。

無始以來直至今,十不善與五無間,煩惱擾心所使然,一切罪業皆懺悔。

五種無間等等諸罪惡,凡因無知驅使所造作,彼若誦此墮罪懺悔品,能得速疾無餘皆消滅。

貪欲瞋恚愚癡所趨故,身體暨語如是意亦然,凡是我所造下諸惡業,一切我今個別皆懺悔。」這些是【懺悔分支】。首先是【頂禮分支】、【供養分支】、【懺悔分支】、【隨喜分支】、【請轉法輪分支】、【祈請住世分支】、【迴向分支】統稱七分支。

獻出七分支是:為了對治我慢,若能「頂禮」善妙境,就能對治我慢,因此我慢以「頂禮」對治;對治慳吝則是「獻出供養」;至於對治嗔怒,則是「懺悔」的分支來對治;至於對治忌妒,則對他人的功德觀修隨喜;「請轉法輪」則是對治愚昧,因此對於不轉法輪的諸佛,則是祈請大轉法輪;對治邪見,則是「祈請住世」莫入涅槃,;最後「迴向」則是為了善根往上增長永不虛耗而迴向,總之這是七分支的必要性。

25頁【收攝次第 勝義曼達】

有關收攝:「供刹諸眷融於遍上師,上師化光與我合為一,所供能供供境平等性,此自解脫大樂供之最。」意思是,供養境所有眷屬聖眾,在一剎那間同時融入中央上師金剛持,上師也化為光芒與自己合而為一,此時,供品所獻境、所供之物、獻供者自身合稱三輪,在無所緣取、完全平等狀態中,入於等持,此乃所謂的“勝義供養”,(是乃諸供中之最殊勝。)

以上即是曼達的收攝次第,接著的功德迴向,亦如同之前。曼達的引導至此圓滿。

25頁末回頁首

【四、能注加持 上師相應法 五項】

「上師相應法」的引導,與之前同樣的,還是先以皈依跟發心為基礎,所謂的「上師相應法」主要是對於根本與傳承上師眾生起不共即是真佛之想,以此觀修勝解心,「上師相應法」的主要觀修,即是對上師觀修勝解心。

對上師觀修勝解心,總體而言,上師與佛功德雖相等,但是在恩惠的部分,即使較於千佛,卻應思惟是上師勝過佛陀,這是觀修勝解心的方式。要想著傳承上師的加持直至現在傳承毫無中斷,以此而言,傳承上師比起千佛恩惠更是廣大,主要的是,對於上師要生起真佛想而有勝解心,如果有勝解心,將能自然地藉此獲得上師的加持,如果沒有勝解心,加持將無法注入自己心續。舉例來講,如果山窟的洞口朝向北方,太陽光將無法照耀洞內,這不是陽光的強度不夠,而是因為洞窟的朝向讓陽光無法照耀;同樣的道理,續云如果自己心續中不具備勝解心,上師的加持將無法注入。因此所謂的「上師相應法」就是對上師觀修勝解心。

生起自天尊與根本傳承上師

自他顯有空中無緣取:自己與顯有(萬象)淨化於無所緣取的空性裡,

自心無生覺用無質礙:自心的體性-明覺用無有質礙之中,

刹那蓮花太陽屍墊上」:在一剎那間必須先觀想出蓮花、日輪、屍體的三層坐墊。首先,生起蓮花墊的意思是:蓮花雖出自汙泥,花卻不染污垢般,所謂佛的化身,雖然在輪迴中示現,卻不會沾染輪迴的污垢,因此蓮花是化身功德的表徵;就像太陽能夠淨除世間的黑暗般,以佛陀的圓滿受用身能夠驅除一切眾生無明黑暗的部分,以日輪代表報身的功德;屍墊表徵法身:因為法身沒有任何分別念,屍體也同樣不會有念頭,法身亦是離卻分別念故,以屍墊表徵法身的功德,總之,以蓮墊、日墊、屍墊代表佛的三身功德。

薄伽梵母般若母亥母」:座墊上方,自我明覺的體性化為,或者說自性的明覺轉化成薄伽梵母。薄伽梵是「壞有出」,「」:將煩惱及所知二障完全的摧毀,故而「壞」;「」:盡所有、如所有等,諸智、諸身功德無餘具足,故而「有」;「」:於輪迴三界之邊、寂靜涅槃之邊,二邊皆不偏墮,超越寂有二邊,故而「出」,所以「壞有出」;「」:是為生出一切勝者佛尊之波羅蜜多母,故為般若亥母佛母。

大樂普相勝俱身色紅:表徵彼尊具足廣大喜樂淨妙大樂的緣故,故而身色為紅。

萬法同一一面怒笑態:表徵法相世俗諦之萬法在法性勝義界中都是一體,故而一面。

二諦右臂鉞刀斬念頭:二臂表徵二諦,右手持鉞刀,表徵斷除心中苦痛妄念,故而鉞刀舉向虛空。

「左持享無漏樂血顱器」:左手持充滿血液的顱器,表徵一切時中,嬉戲於無漏大樂,故而手持顱血。

「飲血方便雙合倚天杖」:表徵方便般若雙運和合,故而挾持為飲血尊體性的天杖。

五身普圓五部骷髏飾:表徵五身:法身、報身、化身、自性身以及大樂身,故而以五骷髏做為嚴飾。

此諸一類,總之,無論在生起次第如何觀想,生起次第有關的要點,「形相清晰」、「清淨憶念」、「我慢堅固」這三者是必須確實掌握的。

「形相清晰」:若是觀想金剛亥母,其身色、手持標幟、裝扮嚴飾,需要無有摻雜地清晰觀想,稱為「形相清晰」;「清淨憶念」:彼尊各自手持標幟與區別,明瞭並非毫無意義,是具備了斷、證圓滿的功德,斷、證功德以表徵、示意的方式而顯現,如此的理解稱為「清淨憶念」也稱「甚淨憶念」;「我慢堅固」:不論自己觀想哪尊本尊,所謂的天尊與我是相異的個體,認為自己低劣,至於天尊則是絕對優越於我的他方,這種認定是不可以的!自己明覺的體性,本即是亥母,了解原本即如是,而「我慢堅固」,在生起次第的階段裡,是絕對不可或缺的。

這三個要點當中,最重要就是自己明覺的體性,本即是亥母,了解原本即如是的「我慢堅固」,即是最為重要的,這一切其實皆在宣講「清淨憶念」。

表波羅密五相手印嚴:表徵布施、持戒、安忍、精進、禪定等五波羅蜜多,而以圓輪、耳飾、項鍊、手足環、腰帶為莊嚴,因為亥母本身即表徵第六波羅波羅蜜多,所以只有五種裝飾。

行蘊清淨配戴人頭鬘:表徵五十行蘊或說心所的清淨,配戴五十顆人頭顱鬘。

障蔽徹斷虛空界之衣:表徵徹底斷捨一切障蔽,所以披上虛空衣,或說就是赤裸。

喜樂分滿十六妙齡俱:表徵十六喜之本智,顯現十六妙齡少女相。

斷寂有邊半伸曲之舞:表徵不住於寂有二邊,以右屈左伸半跏趺舞姿站立。

摧輪迴闇光明火中傲:表徵輪迴的無明黑暗摧毀無餘,因此於散發光耀火熖中傲然而住。

相觀天尊了悟即清淨,本淨天之我慢甚堅固,本淨天之我慢甚堅固,現空雙運本覺廣界中。明觀本智大幻化之身。具足生起次第的要點,金剛亥母的聖身,顯現而本質為空,除了觀為像是空中虹、水中月的聖身之外,不是造作的血內之軀或是繪畫、鑄造的佛像等造作之物,需如虹彩一般。

彼身頭頂半空座墊上:在金剛亥母的頭頂上,半空中的寶座上方。

恩惠無等大士上師足:有恩惠無等的根本上師。

尊聖百部遍主金剛持:化現成為金剛持的形相。

法身不變身色虛空彩:表徵法身不變,所以身色顯現藍色。

謀慧雙運鈴杵交叉心:表徵般若跟方便的雙運,因此金剛鈴、杵交叉於胸前。

大密單部頭髮束成髻:表徵為諸部遍主,頭髪束成一髻。

欲求降如雨露珠寶嚴:表徵一切欲求能降如雨,以珠寶做為嚴飾。

悲心護故著綢緞下裙:表徵悲心救護一切眾生,下身穿著紅綢緞裙。

輪涅等性金剛跏跌坐:表徵安住於輪涅平等性,雙足金剛跏跌坐而安住。

離垢無盡莊嚴輪之主,無邊剎土莊嚴圓於身,諸剎化現遊戲廣增滿:如是的金剛持觀想在自己的頭頂上,無量的淨土都於金剛持的聖身當中圓滿;一切淨土又遍滿金剛持的化身。

頭上大印傳承上師鬘:觀想其頭頂上方,大手印傳承上師眾,如同念珠般直線的層疊安住。

直至法身金剛持之間,諸尊層疊朝前面向住:一直到法身金剛持之間,上師眾與自己同樣面朝前方而視。

如果可以全部清晰地觀想就應該觀想,不過,由於祖師眾多,觀想是較為困難的,所以有種叫「總集摩尼式」的觀想方法,如果採用「總集摩尼式」而觀,只需單一觀想金剛持即可,彼尊即是三寶總集、三根本總集的自性,如此清晰觀想金剛持,對其祈請並無不可,這稱為「總集摩尼式」的觀修。

普觀真實慈喜之自性:所有上師眾悉對自己如同母親慈愛護子般,心懷極大喜悅、慈愛垂視自己,要這樣觀想。

27頁【獻出供養曼達】

在這裡要獻出供養的曼達,「三身普圓上師尊諸眾,供以內外密暨真如供,我身受用顯有悉納受,無上殊勝成就祈賜予。」:對於三身圓滿的一切上師諸眾,獻出外、內、密三供以及所謂的真如性供這四供,同時將自己的身體、財富還有宇宙的萬物,都祈請上師都能完全納受後,賜予無上殊勝的成就。

頂上根傳上師大士眾,遍智圓滿佛陀真唯一,聖心密意等同於法界,形相僅為隨化而各顯,我於今後中陰諸生世,依處除尊眾外再無他…:如是安住於頭頂上上師諸眾,是為真實之佛,彼眾之密意完全與法界相等,沒有任何大小、高低的差異,除了在外相上,為了隨機應劃而有種種不同之外,密意在法身之界中完全同一味--如此的觀想,憑藉猛烈的虔誠勝解心祈求彼眾,秉持著猛烈悲悽勝解而祈請,祈以悲佑賜加持成就。這些是祈請文。

祈請傳承上師

「百部自在金剛持,搗蔴以及稱賢尊…」這些是祈請傳承諸上師,祈請傳承上師後,傳承上師化光向下融入。

如是祈請傳承上師已,勝解勢暨皈眾大慈愛於我加持故由上而下,依序化光集於根本師。 以傳承下方上師眾對於上方祖師上師眾的勝解心,上方的祖師眾開始化光融到自己頭頂觀為金剛持形相的根本上師,完全融入之後,從此偈開始祈請根本上師。

根本上師祈請文

尊證悟自明瑜珈士道隨顯破立斷捨離我了知本面而祈請父即能似尊祈加持。

尊勝解究竟瑜珈士諸音相顯為善妙師我淨化自相而祈請父即能似尊祈加持。

尊證悟等味瑜珈士緣四魔摧伏大勇士我離卻希疑而祈請父即能似尊祈加持。

尊無有始終瑜珈士聖第一佛陀本初怙我任運大成而祈請父即能似尊祈加持。

尊行持利他瑜珈士三界之輪迴洞中拔我成就利眾而祈請父即能似尊祈加持。


四 祈請堅固安住文


尊一切勝者事業尊依無與倫比大珍寶父念勝上師眾生怙於我勝解子垂悲鑒;

基無作本初之法身道無礙自顯之化身利無二雙運圓受用我心性狀中縱無別;

他不淨所化境相般身所度能度唯於此於此剎足恆駐百劫眼無饜足甘露願恆堅。


【五、求取加持灌頂】

如果是略品,念誦:

聖身加持入於身,願得幻化金剛身;聖語加持入於語,大妙音尊得成兮;聖意加持入於意,願得無遷大喜樂。」已經足夠;如果是廣品,就是51頁的「諸相普圓上師身,頭頂中之身明點,」,這二者是一樣的,只是廣略之別,意義相同。

廣品從第50頁「等同虛空為母一切有情,」以此祈請上師,直到最後一偈:「諸佛總集根本上師尊,三門秉大恭敬虔祈請,了悟本初實相之本面,且得終身修持祈加持,皈依上師佛陀仁波切,皈依法尊佛陀仁波切。」這六句用來累積【上師相應法】十萬遍的次數。

【求取四灌】是51頁「嗡啊吽吙」,分別觀想在上師的額頭「」、喉嚨「」、心間「」、肚臍「」四個部位。

諸相普圓上師身,頭頂中之身明點,融已瓶灌歡喜水,清醒障礙祈淨化。

上師額頭白「嗡」字放射出白光,融入自身額頭的白色明點後,以此淨化身之罪障,特別是針對“四障蔽” 的清醒障蔽加以清淨,獲得寶瓶灌頂,生起四喜中的, 獲得道上觀修生起次第的資格,果位獲得未來證得化身佛之福緣。

「一切圓滿受用音,喉嚨中之語明點,溶已密灌殊喜火,夢境習氣祈焚燒

再由上師喉嚨紅「」字放射出紅光,融入自己喉嚨語的明點,獲得了秘密灌頂,淨除由語所造作的罪業、障蔽,以及夢境障蔽習氣,生起四喜中的勝喜,獲得道上修持氣、脈、明點的資格,果位獲得未來證得報身佛之福緣。

「俱德上師之法身,心間中之意明點,溶已智與慧旭日,沉睡黑闇祈祛除。」

復次,上師心間藍「」字放射出藍色光芒,融入自己心間意的明點,獲得了智慧灌頂,淨化由意所造作的罪業、障蔽,也淨化了沉睡障蔽, 特別是「極喜」本智生於心續因為光芒上,獲得道上修持使者道的資格,果位獲得未來證得法身佛的福緣。

怙主俱時生之身臍間本智之明點溶已賜第四灌頂得無遷轉祈加持

再從上師的臍間的綠「」字放射出綠光,融入自己臍間本智明點,獲得了第四灌頂,藉此淨化了身口意三門等分的罪障,也淨化了雙運障蔽, 「俱生喜」本智生於心續,獲得道上修持大手印的資格,果位獲得未來體性身的福緣。

以上即是圓滿【求取四灌】。

接著念誦祈願融入的祈請文:「如是我與諸眾之,身語意暨本智聚,與四金剛和合故,四身自在願能得。」

然後唸誦:【最後於上師相應生起定解願文】

上師法身自心淨圓滿,識此本面義之勝祈請,諸顯有亦上師之戲現,究竟三身上師願成就。」

接著是「大手印正行」:「觀修基本外相七要點,雙腳跏趺交叉如格子,手結等持手印置臍下,脊柱直挺如同疊金幣,肩如秃鷹翅膀外廣伸,喉嚨彎如鐵鉤捲舌已,齒唇略開觀式合適持,禁止言語自然隱密住」是觀修「大手印正行」的身要部份。

【心之要點偕同基道指引】「自心本淨輪涅造作者,於此無作狀中入平等,無散亂乃一切佛之道,所修無他念中生決定,自明離卻認持乃空性,空之本色念頭顯現力,不二超越心意俱生界,應予了知實相本來面。

自心本淨輪涅造作者」:自心原本即是清淨,亦是產生輪迴跟涅槃的造作者。

於此無作狀中入平等」:於此狀態沒有任何調整、毫無任何造作的安置。

無散亂乃一切佛之道」:秉持正知與正念就是無散亂,而無散亂是一切成佛的道路,若有正知、正念即是無散亂;若無正知、正念則非無散亂。

所修無他念中生決定」:除了在實相無造作的狀態中無散亂-恆常護持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任何的觀修。

自明離卻認持乃空性」:自己心的體性,說有或無都是無可認持的,因為是空性之故,所以無可認持。

空之本色念頭顯現力」:雖然是空性,妄念的顯現卻無阻礙,因為妄念的作用顯現之故。

不二超越心意俱生界」:如是,體性自然無可成立的空性與妄念的作用無阻礙的顯現,空性、顯相二者並非相異是為不二。

應予了知實相本來面」:因此,離卻心意俱時生起之不二界或稱實相,應當確實了悟實相的本來面目。

53

三 道圓滿 果之願文

經驗究竟證悟得現前,相明力圓臻法性盡地,四身之果此生安樂成,願以無盡輪度諸有情。」「經驗究竟證悟得現前」:證量要現前,必須覺受先得究竟,證量才能現前。覺受究竟後,證量方現前,覺受與證量,二者是不同的,所謂的覺受是有所變動的,證量則是無可變動。

相明力圓臻法性盡地」:境相與明覺-明覺現前後,「明力圓」是說明覺的力用得臻圓滿,若能證得法性現前,就是明覺力用得臻圓滿;法性盡地是指證悟萬法究竟的實相,就是法性盡地。

四身之果此生安樂成」:法身、報身、化身以及自性身,說是四身果位也好,是金剛持果位也是一樣的,即能在這一生輕易地獲得成就。

願以無盡輪度諸有情」:願以身無盡輪、語無盡輪、意無盡輪、功德無盡輪、事業無盡輪等,無盡五飾輪來救度一切有情出輪迴,這是願文。

之後是迴向:「願我迅速以此善,成就威德上師已,一切眾生盡無餘,悉登彼尊之勝位。」願我於行持前行所造下的功德,讓自己迅速地成就威德上師的果位後,對於其他無餘的有情眾生,亦能安置於威德上師的果位之地,這即是迴向了。

於彼威德上師解脫傳,雖僅剎那亦不生邪見,所做皆見為善之勝解,上師加持祈能入於心。」

諸生世中與善妙上師,無分離且受用法吉祥,地與道之功德圓滿已,願速得證金剛持果位。」

無上上師之悲心,勝者勝子與獨覺,羅漢實諦之加持,祈令成就此勝願。」

以佛證得三身之加持,法性不變實諦之加持,僧伽和諧不分之加持祈令成辦如所發之願。」

以上皆是願文。

54頁是【祝禱吉祥】也這樣一一的唸誦,到此就是圓滿所有前行的步驟。

回頁首

20130604 大手印正行 修習次第

大手印正行

總體而言,所謂的法,可分為“前行次第”與“正行次第”這二種,以前行次第來說,可分為“共同外前行”以及“不共內前行”這兩種,共同外前行又可稱為是「轉心四思維」,不論是小乘、大乘或金剛乘須以此做為前導的緣故,就稱為是“共同前行”。

我等教主釋迦牟尼佛在初轉法輪說:「應了知苦,應斷捨集」,總體上,開示諸法本質皆苦,最初開演了四聖諦,先宣講了出離心之道,設法令所度化眾心能向法,這是共同加行;至於不共的前行,如前所說是積資淨障之道也好,或是增長積聚、淨除之道,就是不共加行。

有關於正行的次第,若以密咒之道而言,可以分為二次第道,即是方便之道及解脫之道,也簡稱「方便道」與「解脫道」。「方便道」指的是方便生起次第、「解脫道」般若圓滿次第,正行有這「方便」與「解脫」二道。

在此次,「方便道」與「解脫道」二種裡,是要宣講解脫道「大手印」。「大手印」在梵文是「馬哈目札」,意思為「大手印」,有關於大手印,在噶舉巴中即有多種不同的名稱,即使是解釋的續部來說,像是「四字大手印」、「大手印三身引導」、「大手印勝解命脈」、「噶烏大手印」等。像「噶烏大手印」是由蓮師伏藏所取出的「大手印」,所以在「大圓滿」也有「大手印」。

一般而言,「大手印」在後譯的新教當中,見地是以「大手印」為主;舊譯寧瑪派的見地是以「大圓滿」為主,可是在噶舉巴中也有「大圓滿」法,在大圓滿法的所謂、外心部、內界部、密口訣部三部教法裡,外心部主說「大手印」之故,「大圓滿」中也有「大手印」,總之「大圓滿」與「大手印」二者是互通彼此的。

總體而言「大手印」,在多數新派者的見解,認為是第四灌之本智,以噶舉巴而言,義理傳承尊聖竹巴派的「具敕印五口訣」說:「見地是大手印、觀修是那洛六法、行為是六味平等、果實則是七代緣起、最後遍知是上師相應。」具敕印五口訣當中,首先就是見地「大手印」,竹巴噶舉派的「大手印」又稱為「俱生和合大手印」。

有關於此,眾生怙主藏巴甲惹,在總結「具敕印五口訣」的精華,著作《集三束口訣》:「見地是岡波之法;耳傳惹瓊之法;緣起敝人之法」,將口訣歸納為三束而說。「見地是岡波之法」:見地「大手印」是以遵循岡波巴大師所傳為主;同樣的,「耳傳惹瓊之法」:耳傳則是遵循惹瓊巴所傳為主;「緣起敝人之法」:七代緣起則以眾生怙主藏巴甲惹不共之法,親見七代佛親自現身,每尊佛各為怹說其各自緣起教法,這是藏巴甲惹祖師不共之法緣。

「大手印」從金剛持傳予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為止,幾位祖師「大手印」主修有相的圓滿次第,也就是除了針對氣、脈、明點為主而觀修大手印之外,並沒有單獨以「大手印四瑜珈次第」作為觀修的傳統,是後來從無比的達波仁波切(岡波巴大師)才開始不以有相的圓滿次第為主修,而以「大手印四瑜珈次第」:「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味瑜伽」跟「無修瑜伽」等,四瑜珈作為主修而宣揚,因此在西藏雪域「大手印四瑜珈」之說才會遠近馳名。

如何解釋「大手印」的決定句呢?首先,「手」是指:萬法的實相或空性的本質;「印」是指:像這樣的「大手印」,於顯有輪涅萬法,如同以印覆蓋而遍及所有,於此「大手印」界中,萬物萬象無不懾集,普悉懾集此中,故稱「手印」;「大」是指如此的空性實相,深奧的空性實相,若能了悟,再無他法能至其上-「大手印」的意義應是如此。

「大手印」也針對所度化眾生的心界(而有相異),上根稱為“俱顯者”、中根稱為“頓超者”、下根稱為“漸生者”,士夫各有不同區別。既是有所差異,針對各自根器所應得(當有不同)-《雷降大手印》是針對上根俱顯者,直接在大手印見地給予認持,“見上尋修”是一種先是給予見地認持再令觀修的方法。

對於中根頓超者,當然又有另外一種適合於彼的教法。至於漸生者又稱下根鈍器,大多數人都是屬於此種根器,針對漸生者予以的引導,就是專一、離戲、一味、大無修等,“從觀修尋見地”首先給予“息住”的修持,漸次依序再給予見地認持,稱為“從觀修尋見地”,所以有著種種不同的宣講。

若以「大圓滿」階段而言,一開始即給予弟子“明覺認持” 再令觀修,然而在某些「大圓滿」法裡,也有類似「大手印四瑜伽」一樣的“觀修尋見地”,所以「大圓滿」法裡,具備這兩種方法;「大手印」對於上根利器者,也像「大圓滿」一樣的,一開始即給予弟子“明覺認持”,得以從“見上尋修” ,所以也是同樣具備這兩種方法。

總結「大手印」,可歸納為「基位大手印」、「道位大手印」跟「果位大手印」,說到基、道、果時,可以如此參照。所謂「基位大手印」是指所證悟,所該去證悟的;能予證悟「基位大手印」的方法,就是「道位大手印」;在「道位大手印」上修持,最後成果現前,就稱為「果位大手印」。所以,「基位大手印」是所證悟、「道位大手印」是能予證悟、「果位大手印」是證悟現前。此次在基、道、果三位裡,主要是講解「道位大手印」。

在觀修「大手印」正行時,必須要先讓共同加行、不共加行、上師相應法在前而行圓滿後,(才開始觀修)。在《大日現證續》:「身行毗盧七支法,意乃專一大手印。」如其所云,身要毗盧七支法:雙腳金剛跏跌坐、等持手印置臍下、脊椎挺直、雙肩平坦往後拉、喉嚨彎如鐵鉤、舌抵上顎嘴微開、雙眼自然垂視等等,這樣的身姿稱為毗盧遮那七支法,這是必須做的。身體要點做出毗盧七支法的作用是所謂的「禪定五法」,「禪定五法」是因為我們體內有“根本五氣”:下行氣、等住氣、遍行氣、上行氣、持命氣,為了讓“根本五氣”堪能作用,若以身姿調為毗盧七支法,能令根本五氣”堪能作用,而轉為五本智氣,因此有其必要性!

總體上,“根本五氣”裡,以“持命氣”來講,安住於心間,能夠讓我們的性命延續;“上行氣”是安住於喉嚨,掌管語言的能力;“下行氣” 安住於密處,掌管大小便的排泄;“等住氣” 安住於臍間,掌管的就是食物的消化;“遍行氣”遍住全身,掌管身體的動作等,為了讓“根本五氣” 堪能作用,轉為五本智氣,若是身要調整為毗盧七支坐姿,以作用部分而言,“根本五氣”能夠轉為五本智氣,所以稱為「禪定五法」;若以坐姿部分而言,稱為身要「毗盧七支法」,「毗盧七支法」是為毗盧遮那佛的坐姿,因此稱為毗盧遮那佛的七法。

在觀修時,強調身無造作,身鬆坦而置、語鬆坦而置、心鬆坦而置,既然所謂身鬆坦而置是指身無造作,鬆坦而置,但是身體做出「毗盧七支法」時,是將身體有所造作調整了,身體已經不是非無造作了-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疑惑。

其實並非如此,因為我等色蘊的本質是大日如來,也就是色蘊毗盧遮那,因此秉持著毗盧遮那佛的坐姿,剛好符合身體的本質,所以身鬆坦而置,佛說即是「毗盧七支法」。

至於語的鬆坦而置,是指先進行「淨氣」,而後斷捨一切言語動作而禁語,稱為語鬆坦而置;心鬆坦而置,指的是不思惟過去,也不思惟有關於未來,更不思惟現在而安置,就稱為心鬆坦,經中亦稱「身隱密、語隱密、心隱密」。

在這樣的狀態入於等持,對於初學者來講,環境選擇依止於隱密之處是重要的,若是屬於眾多散亂的處所,將會導致掉舉之故,若是有寂靜之處可以依止,多少對於心有些暫時利益的緣故,所以建議選擇依止寂靜之處或有加持力的聖地,主要的是「身隱密、語隱密、心隱密」,這當中是“心隱密”最為重要,對於修持者而言,心必須要能依止隱密。

總體上,「身自喧囂隱密、語自言說隱密、心自妄念隱密。」這是說,身體應當避免到處走動、做事,將會導至妄念紛飛之故,因此「身自喧囂隱密」;語多說任何的話語,會導至妄念紛飛之故,「語自言說隱密」;心若隨著眾多念頭,將會導至無從觀修,所以「心自妄念隱密」。

依止「三隱密」極為重要,其中「心自妄念隱密」,雖然身體在關房,心卻隨著妄念奔逐,若是變成「身是觀修者,心是喧囂者」,那就沒有幫助了,故應身是觀修者,心亦不隨妄念奔逐,必須讓心依於穩密。

心要安住,首先必須要尋獲「息住」的覺受,因為若不尋獲「息住」的覺受,初學者整個心都是隨著念頭奔逐,連一剎那都無法安住,心若無法安住而想親見心的本性,是無從得見心的本性,因此必須尋獲自心的安住分。有關於尋獲自心的安住分,其實尋獲「息住」的覺受與「專一瑜珈」是一樣的,大手印四瑜珈當中的第一瑜伽「專一瑜珈」是同義而名稱不同而已,「息住」就是「妄念普悉息滅,心專一的安住。」「專一」是指「心非專注多處,心專一安住」,所以稱為「專一瑜珈」。

「息住」又有「有相息住」以及「無相息住」,「有相息住」又分為:依靠不淨物-藉著木頭、石頭;依靠淨物-佛的身語意依為依據這兩種。

「無相息住」又分為「有依」、「無依」兩種。「有依」是指藉者氣息的次數來尋獲住心的方法;「無依」是指無需憑藉氣息的出入,只是讓自心鬆坦安住的方法,共有四項。

首先,「有相息住」指的是以不淨之依-放置石頭也好、木頭也行,必須顏色不是白亮的,眼睛觀注於彼,而心隨眼定,不隨著其他念頭奔逐,這是持心的方法之一;依靠如來清淨的身語意依而觀:身依-身披袈裟,具三十二相好的佛像約一拳高,放置也好,確實觀想也行,於彼專注緣取,是持心的方法之一。

至於語依,觀想明點裡,有一「吽」字,於彼專注緣取,是持心的方法之一。

有關意依,是指專注緣取黑色或藍色等非白色的明點,依靠如來清淨的身語意依而觀,是有著多種不同的持心方法。

但在「大手印四瑜伽」次第中的「專一瑜珈」不依據有相之物為緣取,直接的不隨(念頭)消逝的蹤跡-對於過去的念頭,不再思維過去已做的事情,不隨消逝的蹤跡;對於未來尚未出現諸事,也不在現在思維,亦即不在前迎接未來的念頭;在當下的覺知,亦不予任何的尋伺、造作,「即如無念孩童」,就像幼兒不管往哪兒看到,眼睛會看到色相,耳朵會聽到聲音,但在心裡卻毫無這是這個與那個或這個好那個不好的執著,同樣的,需要「即如無念孩童」一般的鬆坦安置。

有關於「有依」,分為「具氣」、「無氣」二種。「具氣」又分為「金剛誦氣」以及「寶瓶氣」。「金剛誦氣」是呼氣時,緣取白色「嗡」字而專注;吸氣時,觀想藍色「吽」字;住氣於內時,觀想紅色「啊」字。以此三字配合呼、住、吸的三步驟讓心專注,這就稱為「金剛誦」。

基本上,觀修「息住」時,如果念頭紛飛掉舉,有種方法是數息,一呼一吸數到21次的話,經云可以讓念頭趨於微少且讓心安住。

「有相息住」即如剛才所說,有「以不淨之依而觀修」、「依清淨之依而觀」二種;「無相息住」分為「具氣」、「無氣」二種,「無氣」在大手印的階段,主要是以「突生立斷」作為安置方法,「突生」是突然生起,當心可以安定置放於等持,卻生起了任何念頭時,在前一念已逝,後一念尚未生起前,稱為:「住」;在某一時段內,念頭將會生起,生起念頭稱為:「動」;明覺是指動念的當下,即能認持到念頭,認持稱為:「覺」。「住、動、覺」三步驟,在大手印「息住」的道上正品,必須依循「住、動、覺」而行。

有時候,「突生立斷」是指念頭突然生起後,接續不斷地生起-平常沒觀修時,念頭是像輪子轉動一樣,接二連三不斷地生起,因此,應當避免如此,在一開始時,就必須在心中立下猛烈意願說:「我絕不如此,絕對不隨著念頭奔走!」之後,就在念頭突然的生起而予以認持,認持念頭後,不隨念頭而去,就讓念頭自然的止住而讓心安住,這就是「突生立斷」。

以此長時間觀修之後,首先「住」的第一階段,會出現稱為「即如高山瀑布」的情況,會覺得:『在尚未觀修前,我的念頭並沒那麼多,怎麼觀修之後,念頭較前來得更多?!』會覺得念頭似乎比起過去,但實際上並不是念頭變得更多,而是認持到念頭時,自心生起多少念頭、所有粗細念頭己能親見的緣故,會有念頭變多的感覺,其實不是念頭變多,這是「住」的第一階段「即如高山瀑布」,所以僅是「住」的覺受而非念頭變多,這是「突生立斷」安置方法。

第二種稱為「隨顯無作」。「隨顯無作」是指任隨念頭自由生起,並非壓抑念頭想著不可以生起念頭,而是任由念頭生起,然而念頭奔馳不予阻斷也不跟隨,自心像哨兵一樣的安住後,念頭將不再奔馳而顯現「住」的狀態。並非壓抑念頭想著不可以生起念頭,念頭要生起就由其生起,對於生起能予認持,所以不予阻斷念頭也不跟隨,以所謂“自心當哨兵”而安置。

總體上,觀修時,即如達波仁波切(岡波巴)所云:「無散亂乃一切佛之道,所修無他念中生決定」。“不散亂”總集了觀修的主要關鍵,“不散亂” 是指“正知”跟“正念”二者是在觀修時必備的,“正念”像是一條拉緊的繩子,當開始不管自己預計禪坐幾分鐘,開頭應猛烈立願說:「絕對不散亂!」此信念持續不忘就稱為是“正念”。

談到“正知”,光憑有著“正念”還是不足夠的,若沒如同觀察者的“正知”,恐將落於昏沉、掉舉、念頭驅使之中,必須要有觀看此心散亂與否的“正知”與“住分”同在才行,此故又被稱為是“各自自明之般若”,在與心的“住分”不離卻的狀態中,觀看此心散亂與否的觀察者,就稱為是“各自自明之般若”或“正知”, 所以“正知”跟“正念”二者是在觀修時,絕對不可或缺的。

有時用「突生立斷」擰緊,有時又用「隨顯無作」來鬆緩,平常以「鬆緊二者予適中」來觀修,時緊時鬆是有其用意的。因此平常禪修時,經云不要過緊也不過鬆,必須緊緩適中。

過去佛有一位善於彈奏琵琶的出家弟子,不論他禪坐如何努力,心就是無法安住,當他請示佛陀該怎麼辦時,佛陀就問他:「當你在彈奏琵琶時,到底是要讓弦放鬆還是鎖緊才能夠出現好聲音呢?」他回答佛陀說:「如果過緊,沒有好聲音;如果過鬆,也沒有好聲音,需要不鬆不緊,琵琶才能出現好聲音。」佛陀說:「禪坐安置之法也是相同的,需要不鬆不緊,心也要不鬆不緊,才能出現良好禪定。」因此,平常禪修必須緊緩適中。

所謂的「昏沉、掉舉」,「昏沉」是指禪修時心識過於向內收緊,像似打瞌睡、精神萎靡,心識變得不清明,這種情況稱作「昏沉」;所謂的「掉舉」,是指的心識過於過度興奮,導致妄念不斷的生起,讓心無法安住。對治「昏沉、掉舉」的方法,「昏沉」的狀態就必須稍微擰緊心識,「掉舉」的狀態就稍微放鬆心識,平常以鬆緊適中」來禪修。

總之,「住、動、覺」三者:「住」是指未生起念頭,心安住的階段;生起念頭就稱為「動」;能夠認持「動」就是「覺」。漸次的以這樣的修持方式來進行,慢慢地“住時”-也就是安住的時間就會愈來愈長,藉此將會得臻中度「安住」“河水緩流”的階段,如同河水緩慢流動似的妄念趨少、“住分”延長,最後於彼嫻熟,到了「安住」最後即是“海面無浪”,就像大海沒有泡沫、波浪似的平穩,心無妄念而安住,這被認為是「住」的後段了!

得臻「專一瑜伽」的後段時:「“住”上了悟“動”本面,“動”上執持“住”本地,若能抉擇“住”、“動”間,了悟專一本面矣。」意即:當自心安住於“住分”而念頭“蠢動”時,在“蠢動”的當下,即能認持念頭,在認持的當下,即刻自然返回“住分”之外,再無需作出任何辛勤,至此,續、論說是了悟「專一」的本來面目,或稱得臻究竟「專一瑜伽」的標準了!

直到那樣之前,現階段我們必須付出辛勤,念頭生起就去認持,認持之後再安置於“住分”上的努力,但是一旦得臻究竟「專一瑜伽」時,則無需辛勤,“住” 時念頭“蠢動”即能認持,認持的當下,即能自然返回“住分”,如此即是「“住”上了悟“動”本面,“動”上執持“住”本地,若能抉擇“住”、“動”間,了悟專一本面矣。」「專一瑜伽」大致上是如此。

接著是「離戲瑜伽」。「專一瑜伽」得臻究竟後,必須在「離戲瑜伽」上做出抉擇,簡單的來說,說明「離戲瑜伽」的偈語是:「“迷亂”上得“解脫”信,“解脫” 上破“迷亂”巢,若能抉擇“亂”、“解脫”,了悟離戲本面矣。」「迷亂”上得“解脫”信」意思是,舉例而言,看到一條彩繩時,誤認成是條蛇而逃跑,這就是迷惑了,後來再走近一看,知道是繩子而非蛇了,在心中完全確定之後,對於繩子再也不會生起是蛇與否的恐懼與疑惑;同樣的道理,當了悟萬法的本質皆為空性時,從迷亂”上得“解脫” 的信(把握),了悟本質皆為空性時,再也不會生起真實的執著,因此「“迷亂”上得“解脫”信,“解脫” 上破“迷亂”巢,」「巢」是指知道繩子不是蛇之後,已經明瞭誤認彩繩為蛇是迷亂識了,就像是拆穿的騙局一樣,騙局既然已被拆穿,即是從認繩為蛇的疑惑裡得到解脫了,「若能抉擇“亂”、“解脫”,了悟離戲本面矣。」

「一味瑜珈」是指:「境相諸顯,於心悟為境之顯,若能抉擇“心”、“相”間,了悟一味本面矣。」明瞭一切的境相都是由心所顯,也明瞭心即是境相,心外無境、境外無心,理解境相即心,了悟心境二者合一,就稱為是「一味瑜珈」,簡略而言「一味瑜珈」即是如此。

曾經有位弟子請示岡波巴大師:「心境合一時,將會是怎麼樣呢?」這時,岡波巴大師舉起自己的手,往前面的柱子揮過去,手完全沒有質礙地穿透柱子,「心境合一時,將會是這麼樣!」岡波巴說。

跟心,對於現階段的我們,執著境跟心完全相異,認為是互不相干,但是證得(心境)不二(融成)一味時,例如對於往昔的大成就者們來說,可以穿透山崖毫無質礙,隨意顯現無比的神通等,就是因為「一味瑜珈」的證量得臻究竟,所以才能如此,這就是心境融成一體的「一味瑜珈」。

「無修瑜伽」是指:「於“後得”法性無動等持界中悲湧若能抉擇“等”“後”間了悟無修本面矣。」,若以世尊而言,即使是行腳托缽,在“後得”境象中,也不曾從禪定有所動搖;在等持的狀態,悲心亦從法界湧出,而行廣利眾生之事,意即等持與 “後得”無所區別-等後無別,因此這是佛地,「無修」是指無有可修的佛地了。一般而言,在顯教稱為「無學道」,在四瑜珈中稱為「無修」,無有可修即是等持與 “後得”無所區別。

我們一直到成佛之前,所有住於(菩提)道上者,等持與 “後得”是有所差別的!在等持位中,(即使)一切無所緣徹底安住於離戲;(一旦)由座而起入了後得位(日常生活)時,(縱能)想著諸法萬象悉為如夢如幻-還是有著境相!然而對於佛來講,等持與 “後得”無所區別,於“後得”中,法性界中無所動搖,於等持界中悲心泉湧,若能抉擇“等”、“後”間,這即是「無修」的境界,以上即是圓滿了「大手印四瑜珈」的簡略講解。


台灣尊勝法林佛學會常住多傑仁卿喇嘛校改於台北道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