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巴噶舉傳承

竹巴噶舉的起源可溯及十一世紀時的馬爾巴大譯師。

他曾經多次前往印度向聖者那若巴求學,再將所得傳予西藏最知名的隱修聖者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傳至其如日心子岡波巴時,稱為塔波噶舉;塔波噶舉衍生出四分支,其中由帕摩竹巴所傳出者,稱為帕竹噶舉。

那若巴>馬爾巴>密勒日巴>岡波巴(塔波噶舉)>帕摩竹巴(帕竹噶舉)+其他三分支

帕竹噶舉復衍生出八支派,其中由凌卿惹巴所傳出者,稱為凌惹噶舉。


帕摩竹巴(帕竹噶舉)>凌卿惹巴(凌惹噶舉)+其他七分支

凌卿惹巴尊者的第一心子臧巴甲惹在建寺時,因為九龍昇天而正式將凌惹噶舉更名為竹巴噶舉。竹巴噶舉傳承從此確立。

凌卿惹巴(凌惹噶舉)>臧巴甲惹(竹巴噶舉)

臧巴甲惹,也就是第一世的嘉旺竹巴法王,在廣為度眾弘法後,其法脈除了主座傳承外,復衍生出上竹、中竹、下竹等,共四大傳承。

在藏地素有「世人半竹巴,竹巴半乞丐,乞丐半覺者。」此一諺語形容竹巴噶舉傳人之眾與成就之卓越。直至今天,實修傳承相傳至今不曾中斷,成就者亦歷代輩出。


此一殊勝傳承的歷代祖師簡介如下:




帝洛巴(西元988-1069):
帝洛巴

帝洛巴尊者本身即是金剛總持的化身(金剛總持是
釋迦牟尼佛宣講密續時所顯現的形象),也是聞名遐邇的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其一生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傳奇故事。

他進入了北方空行淨土取得了珍貴的空行密續,因此宣稱:「帝洛我無人間師⋯」然而為了接引具緣弟子,後又說明擁有二佛與四教河的傳承,二佛分別是:於空行淨土由金剛亥母傳授的耳傳法;以及屍陀林中由金剛手所傳的密咒續。四教河分別是:聖龍樹傳予密集金剛的教法;由拉瓦巴的傳承領受喜金剛的法教;由盧易巴的傳承領受勝樂金剛的法教;由夏瓦利的傳承領受到薩惹哈尊者的大手印法教。

之後在雲遊的生涯中,隨機調伏度化眾多外道與弟子。帝洛巴並未示寂,直至今日,具有信心者亦能親見尊者。第二世宗薩欽哲亦說,在札西炯附近前往蓮花湖的路上,曾親見八十四大成就者顯現。                                                           [回頂端]


那若巴(西元1016-1100):
那洛巴
那若巴尊者曾經是著名的那爛陀大學的北門校長,也是全印度最名聞遐邇的班智達(大學者)。而後在空行母的勸請之下,捨棄了在佛法上尊貴的地位,前往尋覓令他響往的上師帝洛巴。

依止上師後,以十二年的時間完全侍奉,圓滿了大小各十二種苦行,忍受了旁人難以理解的無比磨難。這段歷程成為金剛乘行者親近上師的完美典範。

最後,在恆河邊,帝洛巴指著那若巴的心間:「喂噫!此乃自明本智矣,超越語道亦非意行境,帝洛我無任何可展示,表顯己之自明令瞭然。」言畢,那若巴被上師以靴子重擊臉頰昏暈倒,醒來後獲得與帝洛巴完全相等的證量。
[回頂端]


馬爾巴(西元1012-1097):
在那若巴眾位弟子當中,圓滿付予密咒金剛乘法之權位,敕封為西藏雪域國境之調伏者,即是大領主馬爾巴譯師曲吉洛竹,他是印度大成就者鍾碧嘿汝嘎的化身,亦是西藏著名的大譯師。
馬爾巴幼年曾追隨卓彌大譯師,受其法教並學習梵文,於一生中曾三次歷盡艱辛前往印度求法。馬爾巴共有108位上師,其中尊奉那若巴尊者與梅紀巴大師為根本上師,所有深奧竅訣普皆瞭然於心而斷諸疑惑,被廣譽為所有來至印度的西藏譯師當中,竅訣最為深廣且是說雙語者之至尊,成就者馬爾巴的美名,名聞遐邇。

後來,奉那若巴敕命成為替代上師在西藏的傳承傳播者,將空行母法教與《那若六法》帶回西藏。馬爾巴譯出眾多法教,尤其是《大手印》與金剛乘之密續。西藏所有密咒之精要,皆可追溯到譯師尊者,故對藏地有著極大恩惠。

已得神通自在,常顯現種種神變,顯見自己為喜金剛,佛母成為無我母,其他人轉為八天女,偕同無量勇父空行,獻出稀有供養輪。雖證佛位,依然顯現十地菩薩相。八十六歲時,將佛母達梅瑪化為光蘊融入心間。
認為行至他方淨土以及遺留聖體能予眾生更大利益,因此,從頭頂偕同光芒,由上師、本尊、空行諸眾,以寶傘、寶蓋、鐃鈸樂音之供養雲一同消逝矣。

馬爾巴擁有被稱為「四大柱」的四位弟子:梅、鄂、措、密勒日巴,與馬爾果勒導師等多位證得成就的弟子。其中最著名的弟子者是密勒日巴尊者,師徒間的情份與密勒尊者對上師的信心,成為日後學密者承事上師的典範。
[回頂端]


密勒日巴
(西元1040-1123):
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尊者是西藏歷史上最知名的瑜伽士。

幼年在父親過世後,家產被親戚奪,後來為了報復,遠離家鄉學習了毀滅性的詛咒法術殺害三十五人,且以降雹術毀壞全村的莊稼。之後由於畏懼惡業的報應,他尋訪明師求法懺悔。由於因緣不契合,始終毫無覺受。後來在宿世善緣的感召下,終於得見馬爾巴大譯師。

為了使密勒日巴淨除深重的罪障,且能在此生即證佛果,馬爾巴譯師給予種種不合理的要求與折磨。密勒尊者以難行猛烈的毅力令上師歡喜,最終如願以償的蒙受馬爾巴譯師的攝授,並獲得全部的珍貴口訣。

雖然密勒尊者一再強調自己是一介凡夫,實際上在馬爾巴譯師的傳記中記載,第三次前往印度覲見那洛巴大師,請求傳授《奪舍法》時,當那洛巴大師得知此法是由馬爾巴譯師名叫聞喜(即密勒日巴尊者)的弟子,得到空行母的授記而前來求法時,雙手合掌置於頭頂而讚曰:「北方黑暗境域中,猶如旭日照雪山,名曰聞喜之士夫,於彼我今致頂禮。」又曰:「我的上師今成汝弟子⋯」由此可知,尊者乃是帝洛巴祖師的示現。

之後密勒尊者在群山石窟間專注苦修,終於得證圓滿佛位。終生示現以原始佛教的實修精神樹立瑜珈宗風,為了度化徒眾而由自心流露所唱出的道歌,至今仍在世間流傳迴盪不已。

主要的弟子有四大布衣、八小布衣、六導師等證得成就的二十五位男女瑜珈士。在這當中,如同日月輝映的二大弟子為岡波巴與惹瓊巴二位尊者。                                                                          [回頂端]



岡波巴
(西元1079-1153):

岡波巴
岡波巴大師又名達波仁波切或醫生比丘,為密勒日巴「如日」般的心子。

本身是蒙受薄伽梵牟尼敕封為精要教法寶之弘揚者的善妙勝士。過去世為牟尼教主眷屬中的月光童子菩薩,曾在佛前立誓,願於五濁惡世時弘揚釋迦正法。《三昧王經》:「未來大恐怖時,月光童子恆常住於梵行、廣弘善妙三昧、打開善逝法藏、將有不少於五百位眷屬,最後以勝者無垢光名號而成佛。」《涅槃經》:「教主涅槃後,在北方將有名喚醫生比丘出現。」

遇見密勒尊者前,曾有家室,後因厭棄輪迴而出家。在多位博學格西的引導下,不但精通佛學著作、講學、辯論,並且在實修上有一定程度良好覺受。在宿世善緣的感召下,依止了密勒尊者。在上師的加持下,秉持信心精進的修持,於一年多的時間內,生起氣、脈、明點種種殊勝的驗相,通達五道十地的功德。

岡波巴大師廣為弘傳由密勒尊者處,所領受的《大手印》及《那洛六法》等教法,他的徒弟人才輩出,除了大師的主座傳承之外,復傳出四大派—噶瑪噶舉、帕竹噶舉、跋絨噶舉及察巴噶舉。

岡波巴大師因此被認為是噶舉派在西藏廣為流傳的關鍵者,被稱為「噶舉諸派的頂嚴」。                                                       [回頂端]
帕摩竹巴(西元1110-1170)

帕摩竹巴又名金剛王,也稱為塔紮巴。在蓮師的授記中:「勝樂金剛化現金剛王」;祖師己亦曾言:「往昔曾為拘留孫佛尊,現今本身則為釋迦王,未來將成不動藥王佛。」

帕摩竹巴曾經遍學諸派教義,且依止薩迦貢噶寧波為師,將所學付諸實修,蒙受貢師印可,已得見道證量。

四十二歲時,值遇岡波巴,經過多日的對談,在某次對話中,岡波巴邊吃糌粑糰邊詢問:「你有何等驗相?」帕摩竹巴稟以過去生起見道本智的過程。

「你認為那是見道嗎?」岡波巴大師問。

帕摩竹巴配合《道果金剛偈頌》的見道指引而稟告,證明確實無誤。

「哎呀!你真認定那就是見道嗎?」

帕摩竹巴再佐以薩迦貢師的見道印可,以及所有經、續、口訣實修者,皆給予成就印可的解釋。

岡波巴大師說:「你的良好見道,還不如我手中的這塊糌粑糰。」驟聞此語,帕摩竹巴深覺灰心。

「這樣吧!」岡波巴大師說:「你先往東邊山坡去散散心,之後再敘。」帕摩竹巴依言前往坐而觀修。

當下,往昔看似良好的見道證相竟全然消失,心如持矛環繞虛空,毫無窒礙,不覺隨口多次說出:「過去那些上師們是怎麼了啊?!」而後默然而坐。

隨後回來謁見岡波巴大師時,尚未開口岡波巴即說:「所謂的見道即是如此,我也無可展示較此更勝者。」從此獲得上師所有的口訣,成為心子。蒙獲岡波巴的讚譽說:「師徒二人的證量毫無差別。」

此後攝受弟子時,廣現神通,善巧方便,度眾無量。曾於夜晚一座中,同時於各地顯現十二身變,調伏人與非人。證得成就的弟子眾多,由此再廣傳出八大支派。 [回頂端]
凌卿惹巴(西元1128-1188)

凌卿惹巴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值遇上師之前是位威力強大的咒師,也曾經以咒術報復怨敵。

首次聽聞帕摩竹巴名號時即毛孔驚豎,心中不停想著即刻就要到上師跟前,而日夜兼程趕路,41歲第一次謁見帕摩竹巴時,就因對上師生起無可比擬的深摯信心,認定上師即佛,樹木鳥獸及眷屬皆其化身,此生再無所求了,因為信心過強而將上師抱住且用力痛擊,當時旁邊的弟子侍者們皆欲阻止,但是帕摩竹巴勸阻說;「若能有這樣信心,有何不可!」。

從帕摩竹巴座前領受大手印法門後,立下閉關七年七月七天之誓願,但於第五天即破關而出,且隨處休酣睡臥。帕摩竹巴為了彰顯心子的功德,聚集徒眾而於法座上,狀似責罵的質問:「你說立下七年七月七天之閉關誓願,怎麼五天就出關?!」 凌卿惹巴答:「尊所親說本初義,囑以觀兮予觀之,所觀能觀皆摧滅,修座座間亦無可執持矣⋯」。上師極為喜悅的印可:「印度恆河彼岸,薩惹哈的證量高;印度恆河此岸,凌惹你的證量高」。

因為對上師的信心,飲食前必先獻供,有次帕摩竹巴與某些善知識喝茶時,嘴邊突然出現幾根菜餚,善知識們驚訝的詢問,帕摩竹巴喜悅的說:「這是凌惹瘋子獻給我的食物頭供。」因此又被尊稱為西藏的薩惹哈密行尊者。

在上師圓寂後,凌卿惹巴開始廣為度眾,在桑耶寺時,曾夢見一位藍空行母置放一部大藏經匣在其舌尖而通曉,開始著作釋論,但被某地的僧眾毀謗,凌惹來到彼地要求辯論,但無人敢於應戰,此時凌惹心生傲慢,將經版綁於身體前後,騰至虛空而說:「我難道不是一部經書嗎?」此時釋迦牟尼佛現前:「凌惹巴切莫如是傲慢,我到最後亦如是。」接著顯現佛身示現涅槃的情況,凌惹的傲慢因此息滅。

某次住於山洞時,來了一位空行母說:「凌惹巴啊,不要待在那兒!」凌卿惹巴一走出來,山洞即刻崩塌。於是凌卿惹巴即在其上搭蓋茅屋而住,彼時五部空行各自獻予本部頭冠置於其頂,敕封為金剛大持之攝政後,消失無蹤。

大瑜伽自在者凌卿惹巴,能隨眾生所願而隨意顯現本尊形象,眾人或見出現三眼、或見全身光芒圍繞、或見手持金瓶駕馭麒麟行走虛空;總之,能於四種事業隨意自在,為利後學,著有《金剛語》、《道歌》暨《供養上師儀軌普生功德》以及《瑜伽母修持法門》等傳世。[回頂端]


臧巴甲惹(西元1161-1211)

 

 

臧巴甲惹尊者出生時,為一個肉團,被母親視為怪胎而丟棄。當舅舅前去尋找時,看到禿鷹正以利喙啄開肉團;靠近時,看到原來是一位威采煥發的嬰兒躺臥其中。

十二歲時出家,在二十二歲前已依止多位上師,聽聞無量顯密經續,而讓學習得臻究竟。二十三歲時,值遇大成就者凌卿惹巴,獲得多種寶貴教法。簡而言之, 蒙受上師賜予惹瓊巴尊者與岡波巴大師兩種傳承所有的口訣。

特別是聽聞《那洛六法》的引導後,僅實修七天,即可身著布衣在冬天閉關而修。獲得種種功德,諸如能混合內外氣、離奇神變、飛天、鑽地、無有障礙穿透懸崖、水不能淹、能將布衣懸空舖在日光上、三昧的明空廣如澄澈虛空,而令能修所修完全息滅等,達到所謂「此即上師」的見解。

出關後秉告上師以上的情況,「真稀有!」凌卿惹巴尊者說:「密勒尊者也是出現這樣的情況。」甲惹尊者秉告:「已達無有能修所修的境界。」上師慈愛的說:「孩子,這一切都僅是覺受。純正的證量從今起要五年後才會出現。」之後秉告上師想去洛扎修行的意願,凌卿惹巴對甲惹授記說:「喜金剛的圓滿次第,證量道用的口訣《等味六事》法門,被惹瓊巴伏藏於洛扎的卡秋,雖然將由你取出,但還是在此先住幾年吧!」甲惹懇求上師指示細節,凌惹尊者明示了《等味》的目錄,八個月後上師示現圓寂,甲惹深覺憂傷,造塔供奉上師。

一年後,臧巴甲惹尊者帶領弟子一行七人前往洛扎 居住三年,期間雖然糧食缺乏,生活困苦且體內四大不調,但尊者依然專注入定而修。三年之中,疾病日漸沉重,第三年甚至看到以瑪哈嘎拉為首的男女護法神諸眾,以種種兵器做出傷害;整個宇宙的天龍八部亦如軍隊般聚集圍繞,口中發出「殺之!打之!」之聲。有時親見山崩地裂,有時山搖地動等等,雖現種種境相,但尊者將障礙轉為道用,如高山巍巍然而安住,不斷憶念起上師凌卿惹巴,生起悲悽猛烈信心而祈請,親見上師現前為其摸頂加持,獲得大手印的證量如矛繞虛空,彼時了悟一切障礙皆為成就之前導,並收伏一切鬼魔令其立誓守衛教法。甲惹尊者說:「彼時護法成怨敵,今則魔亦成祥德。」在此地取出《等味六事》法門的伏藏,彼時尊者三十一歲。

尊者在那木一地建寺,破土時,九龍母子吼如雷鳴騰空而去,因此尊者決定將此寺稱為「竹」寺(即「龍寺」之意),他所領導的教派也因此被稱為竹巴噶舉。此即竹巴噶舉名稱的由來。《文殊根本續》:「阿難,切莫憂愁兮!於我涅槃已,三千年之後,福德藏將在,末法之時期,雪域山腳下,生為和尚的種姓,比丘耶喜多傑之,名號播於諸有情,開示遠離二邊義,令我教法廣興盛。」如是授記為釋尊五弟子當中的福德藏。

甲惹尊者五十一歲時在「竹」寺示現圓寂,伴隨種 種稀有不可思議的徵兆前往現喜淨土。荼毘後留下眼、 舌、心,頭顱上現出文殊、觀音、金剛手三菩薩像,廿一節脊椎骨現出廿一尊觀音像,以及無量的舍利子。 甲惹尊者在西藏雪域確實廣轉法輪,他一生中弟子不計其數,其中有八萬八千名具有傑出成就,而有二萬八千名是證悟的瑜伽士。當尊者舉辦法會時,慕名從各地前來的信眾人數往往超越五萬人,果真應了祖師預言:「子兮!再傳更勝於徒弟,復傳等同於虛空。」

竹巴噶舉一直維持著興盛的面貌,在後續的八百年間廣傳整個亞洲地區,甚至今日的不丹,即是奉竹巴噶舉教派 為國教的國家。 臧巴甲惹後,其法座依序由九位具足獅子名號的祖師繼承,而後由文殊、觀音、金剛手三尊所化現的祖師繼承,然後由臧巴甲惹化身甲旺傑繼承法座,而後傳予 那旺曲嘉、蔣揚曲札、歇拉嘉措、悲瑪嘎波至那旺桑波(第一世的勇增仁波切)—即為第一世多康巴(康祖法王)噶瑪丹配的根本上師。   [回頂端]